馬總統最大的挑戰是通貨膨脹 拚經濟還是拚物價?

原物料價格節節攀升,民生物資該漲的、不該漲的全都漲了一輪,然而,漲勢還沒結束,隨著選舉結束,「凍漲」的油電價格勢必「解凍」,新總統一上任就必須面對物價上漲、民怨沖天的現實……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3 期 作者:陳雅潔

從去年以來,有一種特定的民生訊息在台灣的電視新聞頻道裡每天都不缺席,那就是物價上漲。從牛奶、麵粉、小吃,乃至家電、保養品、衛生紙,每個人用得著或用不著的,無一不漲。但直到今年初,中央銀行才鬆口承認我國已面臨輸入性通膨壓力。
早在二○○四年國際原油價格開始飛漲時,世界各國就開始注意到通膨發生的可能性。雖然央行聲稱在○四年時就察覺國內物價有上漲趨勢,因此展開連續十四次的升息,但始終不肯對「通膨」二字鬆口,期待藉由緊縮貨幣政策度過物價波動的衝擊。
然而事實證明,台灣的海島型經濟加上缺乏天然資源條件,光靠央行把錢看緊就想抑制物價的成效有限。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的資料,進口物價指數自去年以來持續攀升,帶動代表製造端的躉售物價指數(WPI)以及營造工程物價指數對應成長,不過由於消費信心低落,廠商多半將上漲的成本自行吸收,因此相對來看,代表終端消費價格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升趨勢確曾暫時受到壓抑。

國家財政與民眾薪資一起縮水

如果從國際間比較,和台灣經貿互動最密切的美國、日本、中國,以及鄰近類似的經濟體新加坡、南韓,在國際原油起漲後,都先後面臨物價大幅上漲的壓力。但是從兩項物價指數的年增率變動看起來,台灣的物價平抑措施,相對而言,真的效果有限。以今年一、二月的情況看來,隨國際原油價格每桶衝破百美元大關、小麥價格再創天價,民眾一再感到出門消費很「無力」。
苦日子沒完沒了,換了新總統真的就能好一些嗎?馬英九在大選前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如果當選,通膨是我最大的挑戰」,顯示連外界一向認為以財經見長的藍營都對通膨問題感到頭痛。因為台灣面臨的不只是通膨,台灣經濟研究院所長楊豐碩表示,消費者不是不了解物價上漲的原因與無奈,而是萬物皆漲只有薪水不漲,更增加了對政府的不滿。事實上,政府財政持續惡化、上班族平均實質經常性薪資再度出現負成長,都削弱了國家和市井小民對抗物價上漲的能力,也讓拚物價和拚經濟,成了無法切割的雙面議題。
面對通膨,到底政府能做什麼?行政院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表示,對於如何降低物價上漲的痛苦,目前政府相關部門已經在整體考量下進行多項措施。第一是為了預防「萬箭齊發」的市場心理,油、電、水價按住不動,讓中油、台電先幫忙分擔痛苦。
接下來則是調整大宗物資及原物料的供需,包括凍結規費並降低貨物稅及營業稅,以減輕業者成本負擔、限制鋼筋出口、由政府出面向海外進行鋼胚、砂石的統一採購等等。另一方面央行也適度讓新台幣升值,強化國內業者的採購能力,才能降低進口產品的價格。至於長期作法,則是要改變產業結構,減少高耗能產業,降低能源消耗的需求。
政府仍在觀察第二季油價是否有回檔的機會,對於放手讓油、電價回歸市場機制、反映市場現況的態度相當保守。馬英九的財經幕僚卻認為,物價上漲起因於國外進口的大宗物資產品,台灣很難避免這種輸入性通膨,如果油價上漲是趨勢而不是週期,用暫時壓抑的方式不但讓相關國營事業吃苦,最終虧損仍得由全民承擔,而且壓抑不住時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市場反彈。
馬團隊認為,目前政府的短期作法中,減稅會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對財政收入減少的影響也要一併考量。至於匯率的升貶對一般與國外沒有連結的老百姓來說難有感覺,而且現在物價上漲的幅度超過升值的幅度,也抵銷了資產增長的效果。說來說去,增加人民所得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也就是若馬英九先前提出的「六三三」(每年經濟成長六%、八年內國民所得達到三萬美元、四年內失業率低於三%)的願景能夠實現,通膨衝擊自然就會降低。

藍營策略 治本容易治標難

不過「六三三」達成談何容易,而且在所得還沒增加之前,治標的工作的確不容易。馬陣營也坦承,民眾恐怕一定得熬過一段低收入高物價的痛苦時期,因此掌握國外重要戰略物資的來源是很要緊的。尤其台灣缺乏天然資源,重要礦產如煤、鐵、油等,都應該要多鼓勵企業直接往上游掌握供應源,尤其國營事業應該要負起政策任務,到國外去開拓多元的原物料及大宗物資來源,像台電目前在澳洲班卡拉煤礦投資案中獲得穩定的煤源供應,就是好的開始。再由政府協助民營企業進口,才能由平衡供需來達到穩定物價的效果。
目前世界其他國家面對原油價格帶動的物價上漲,大多尊重市場機制、維護市場交易秩序,採取類似國內凍漲油電作法的只有馬來西亞、俄羅斯及中國。藍營的看法,和主計處國民所得評審委員會委員葉萬安的看法相近,葉萬安最早提出輸入性通膨只能透過高所得克服,無法經由政策工具抑制;至於掌握物資上游的作法則類似新加坡,以分散進口來源達到降低農畜產品價格的效果。
為了長遠的經濟發展著想,楊豐碩認為,油電價格的檢討還是有必要的。除了油價應該回歸市場機制,逐步反映,電價也有很大的問題。
台電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署的資料計算出的數據顯示,○六年台灣的家庭用電平均每度價格二‧五七元,在二十六個國家中排名第三低,比新加坡、香港、日本都低了至少二成,僅高於印尼及馬來西亞,但是這兩個國家都擁有天然資源,煤、天然氣全靠進口的台灣憑什麼把電賣得那麼便宜?

不該漲的別漲為民眾荷包把關

台灣能源價格偏低,其實已經開始對人民的荷包造成影響,只是民眾仍不自知。楊豐碩表示,以油價來說,過去一段時間以來中油調漲汽柴油的幅度高於製造業的燃料油,就已經是拿民眾的錢來補貼產業。而經統計,○四年電費成本占製造業生產成本的比率為二‧五七%,○五年更降到一‧四六%,比家庭支出成本的占比還低,電價結構其實應該調整將級距拉大、基本費降低,才是真正照顧民生,同時鼓勵節約能源的方向。
至於油電上漲可能造成製造業出口競爭力下降的迷思,楊豐碩也認為應該打破,因為過度廉價的能源只會讓產業升級的速度變慢,而且用這種方式換取的出口競爭力,說穿了就是用國內資源不當補貼國外的消費者。
也有其他學者建議政府還應該有其他更積極的作法,讓大家安然面對通膨衝擊。對於糧價高漲期間政府所能扮演的角色,台灣大學農經系主任徐世勳認為,目前政府在判斷價格走勢的能力上需要再加強。因為政府應該要能夠更快掌握各方面資訊,精準判斷出重要物資的價格走勢,並且建立預警系統,提早宣導讓民眾知道價格的波動是短期還是長期。徐世勳說,過去政府一直塑造「物價穩定就是不能漲」的印象是不正確的,因為價格的預測基線並不是平的,應該要讓民眾了解價格上漲的合理趨勢是緩慢但終不可逆。
消基會董事長程仁宏則表示,現在物價樣樣都漲,消費者不是不能理解業者必須反映成本,但不能接受的是,有些不該漲的搭著順風車跟漲,或是受到「雙頭漲」—既漲價又減量的剝削。程仁宏認為,政府應該要建立在重要物資供需失衡時,可以即時有效調節、平抑物價的機制,也讓漲價的資訊更透明,究竟是哪些原物料漲了?漲幅多少?廠商應該反映的幅度又是多少?到底有沒有漲過頭?另外也要主動出擊,找出哄抬的、不該漲的,才能落實為民眾荷包把關。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