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標準、絕對主觀 我的年度十大影片

遴選個人十大影片名單,已從一種自得其樂的遊戲,漸漸轉變成自我檢視的儀式;它絕對主觀、沒有標準,卻是個人品味與喜好的累積展現。

2015/01/1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8 期 作者:塗翔文

迎向新的一年,總有不少回顧與展望,電影也是。從美國各大影評人協會、金球獎等陸續開出年度電影獎名單之際,也有許多重要媒體、影評人開始為剛過去的2014選出年度十大影片。

基本上「十大」的產生,大致上可分為兩種形態,有些名單是依單位成員的票選計算之後,所得出的綜合結果;有些名單則是該雜誌、報紙的專欄影評人所列私心偏愛的片子。

我一直很愛看這些所謂的年度十大名單,無論是一群人選出來的,或是單一個人的主觀意見。從這些名單,總可以看出一些有意思的端倪。

比方美國「製片人公會獎」(PGA-Producers Guild of America Award)選的十大影片,就會和「廣播影評人獎」(Critics' Choice Awards)所挑的名單大異其趣;《村聲雜誌》、《滾石雜誌》或《紐約時報》媒體屬性不同,當然也有各自的品味結果。

眾家青睞 真正佼佼者

倒過來分析,若能在眾家名單裡,皆能占有一席之地的影片,大概就是最能「挺」過所有不同觀點、真正位在金字塔頂端的年度佼佼者。例如,最近被視為2015年奧斯卡大熱門的《年少時代》(Boyhood)與《鳥人》(Birdman),就幾乎在每一份名單中皆名列前茅。

台灣呢?從小開始懂得讀報之後,過去我總會關注由「中國影評人協會」(其實是由台灣的影評人組成)每年所票選出的十大華語、外語片結果;長大之後,我反而愈來愈不見得認同該協會的名單,覺得他們的口味比較偏保守。

到了進入輔仁大學念書搞電影社團,我們不知哪來的勇氣,竟決定仿效國外的影評人協會,每年年尾,除了認真地討論評選出一個「輔大電影獎」得獎名單,甚至還自己廣邀社員挑選年度十大影片。

當年大家煞有介事,選完之後還主動發新聞稿給報社,竟然還真有幾家媒體登了我們的名單,令大家興奮到飄飄然。

還記得有一年的最佳女演員選了楊貴媚,她很給面子的親自來領獎,還謝謝我們這群學生,比金馬獎更早肯定了她的演技。

從此之後,甚至到畢業、進社會工作迄今,我一直維持著每到年末,整理全年觀看院線電影片目,然後遴選出個人十大華語片與外語片名單,這幾乎已成了一種習慣。久而久之,它也從一種自得其樂的遊戲,漸漸轉變成一個自我檢視的儀式。它絕對主觀、沒有標準,卻是個人品味與喜好的累積展現。

以下即是我所選出2014年「十大華語片」與「十大外語片」的私房片名單,選片基礎是以前一年在台灣電影院裡,正式商業映演過的影片為限,不包括其他管道(如僅發行DVD或只在影展放過)映演的電影:

十大華語片:一、《郊遊》;二、《築巢人》;三、《冰毒》;四、《軍中樂園》;五、《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六、《迴光奏鳴曲》;七、《相愛的七種設計》;八、《行動代號:孫中山》;九、《餘生:賽德克·巴萊》;十、《香港仔》。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