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將失去一整個世代的香港年輕人
「後佔領」時期 「全面抗命」時代將不斷延續

香港佔中運動已歷經2個月,可以確定的公民提名與梁振英下台等訴求很難達成;未來,將會是一個崛起的公民力量和極為保守的政府,而雙方的對抗只會愈來愈激烈。

2014/12/0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5 期 作者:張鐵志

已經超過2個月的香港佔中運動/雨傘運動震撼了世界,香港的年輕人與民眾在其中展現出強大的公民品質、良知與勇氣。

這場運動將如何改變香港?後佔領時期的香港又會是什麼樣的面貌?

可以確定的是,原先的運動目標11人大常委退回關於香港政改的決定、公民提名、梁振英下台──很難達到;北京和港府比較可能在短期內的退讓是在既有框架下的部分調整(例如特首提名委員會更開放),雖然這未必會被學生與佔領者接受。

而真正關鍵的是,在這場運動之後,一方面香港的新一代公民與公民社會已然成熟,他們也將在心理上離中國愈來愈遠;另方面特區政府和北京政權更失去正當性,並且失去一整個世代香港青年。

香港青年
離北京與特區政府愈來愈遠

這場運動其實是過去10年香港公民運動的累積,尤其是香港人自主意識的甦醒,這個自主,指的是面對中港融合的壓力(從政治、經濟、文化到生活),港人反而具有愈來愈強的香港認同,並且希望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自己的政府──透過真普選這個民主程序。這可以說是一種「香港共同體」意識:在金鐘廣場的主要舞台上,背板上寫著4個大字:命運自主。

另一方面,人們早說香港正在死亡,而過去2年,梁振英政府的管治威信早已崩解,而香港的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生活方式都迅速消失中。當第一枚催淚彈從天而降時,更多人看清這個政府的暴力本質,而當警察縱容黑道打人並且自己也亂打群眾時,許多港人相信警察制度也死了。


可以說香港政治體系的正當性徹底瓦解。

在未來,將會是一個崛起的公民力量和極為保守的政府,而雙方的對抗只會愈來愈激烈──尤其因為他們沒有真普選,無法如此次台灣的選舉,讓人民的不滿可以透過選票發洩。

但未來的民主之路並非彷彿只要有偉大的公民就可以不斷前進。這場佔領運動目前展現出3個問題,這也會是未來香港民主運動的重大挑戰。

其1是領導中心與組織的虛弱。香港民主政黨早已嚴重失去在民眾間的信譽,而無法領導反對運動;從去年開始成為民主運動光環核心的佔中3子也在這場運動之前,聲望就不斷下滑。

至於現在的2大核心團體,學生組織的學聯和學民思潮,也很難在未來可以起到領導作用。公民的自發與自主當然關鍵,但是運動不能沒有組織;未來漫長的民主之路,更需要有方向和節奏感。

第2個問題是香港泛民主派中的所謂左右之爭。過去2 .3年的中港矛盾加劇,使得所謂「本土派」被比較激進的右翼聲音所代表,他們在過去激烈批評所謂「左膠」的極力攻擊──亦即比較採取不排外立場社運人士和泛民主流。本土右派在這場戰役中聲音更為擴大,也可能影響此後政治生態。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