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惡水上的大橋》到《我為卿狂》
這首競選歌怪怪的?

選錯主題歌,會變成一段痛苦的記憶。「我一定是瘋了,才會以為我的愛能留住你」唉,人類歷史上還有比這更觸霉頭的競選歌嗎?

2014/12/0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5 期 作者:馬世芳

9合1選舉結束,藍營大敗,各路媒體炸翻了鍋,街頭巷尾的拜票宣傳車卻終於歇息了。熬過謝票日,各色各樣難聽的競選歌,再也不用疲勞轟炸了。

情書變選票 神來之筆

從美國總統大選,到我家附近的議員選舉,古往今來「競選歌」的品質,大抵和選舉結果沒有什麼關係(我家這區,主題歌堪稱最最難聽的那位議員候選人拿下了藍營最高票,順利當選)。在這激情過後一時的安靜中,且說幾則美國總統競選歌曲史堪稱「荒腔走板」的例子。

美國人挑競選歌曲,一向很「有哏」,多半借用大家原就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把意思引伸為自己所用。近年最好的例子是2008年歐巴馬選了盲歌手Stevie Wonder的老歌《Signed, Sealed, Delivered, I’m Yours》(簽名、封緘、寄出,我就是你的),把情書的意象轉化成選票,又和歐巴馬的黑人血統呼應,堪稱神來之筆。這是最好的競選主題歌:容易入耳、好記好唱、熱情洋溢,能在群聚場合鼓舞士氣、煽動情緒。

歐巴馬陣營當初挑的另一首老歌,乍聽也符合這幾項標準:黑人靈魂樂二重唱Sam & Dave的《Hold On, I’m Coming》(穩住,我來啦),沒想到惹出了不大不小的尷尬。首先主唱Sam Moore對於歐巴馬陣營未經同意在競選活動借用這首歌,表示抗議:他雖同為非裔美人,卻不願意為歐巴馬背書。其次,這首歌的「性暗示」委實超越了「暗示」的界線:歌名的「我來啦」也可以解釋成「我要射了」。Sam Moore說:「我是不想講得太直白啦,但非要把一首泡妞的歌和政治扯到一起,這不表示他們真的很沒辦法嗎?」

有的候選人挑主題歌,大概只想到「這首歌我好喜歡,一定要用」,卻讓幕僚和支持者冷汗直冒:1972年,民主黨參議員麥高文對決爭取連任的尼克森,挑了民謠二重唱Simon & Garfunkel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惡水上的大橋)當主題曲。

這首歌當然是流行樂史無庸置疑的經典,主旨也堪稱切題:畢竟那是越戰深陷泥淖、黑白種族衝突不斷、國家嚴重撕裂的時代。但放在競選活動裡,它未免太高潔、太哀傷、節奏太慢,在競選大會播出來,霎時像在教堂望彌撒。更要命的是,它太難唱,萬一要勉強來個全體大合唱,現場一定七零八落,走音倒嗓。

當年,麥高文主張美軍撤出越戰、支持墮胎權、關注民權與弱勢族群議題,凝聚了「嬉皮」一代青年的寄託,結果慘敗給尼克森,得票率還不到4成。那首選錯了的主題歌,遂也變成一段痛苦的記憶。

不過說到最怪異的主題歌,首推九二年的「第3勢力」無黨籍富豪裴洛,對決民主黨柯林頓和共和黨老布希。這場選戰由柯林頓勝出,終結共和黨12年的統治。但裴洛聲勢不小,最終掃下近2成的選票。裴洛挑的主題歌,是鄉村歌后Patsy Cline的經典情歌《Crazy》(我為卿狂)。據說敗選之夜,裴洛一派紳士風度,擁著愛妻,和著這首歌跳起了慢舞: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