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墨爾本當指標 找回美好樣貌
設計奇才蕭青陽:新北,打拚翻身好所在

從安坑、新店到雙和,我在新北長大,對我成長環境自然有比較深刻的體會。朋友問我說:「你現在住哪?」我說:「我住永和。」然後這些人就會說:「哎呀永和,那個是一個進得去卻出不來的地方。」

2013/09/30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38 期 作者:蕭青陽

常常有很多唱片公司的朋友與藝人會來我在永和的工作室開會,開完了人離開兩個鐘頭後卻打給我說:「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某某街的尾巴要怎麼走,怎麼才能走出去?」

 

原來這些人都迷路了,兩個小時還繞不出來,可能繞著繞著乾脆先去吃個東西,再繞發現還是出不來。雖然我不是市長,我還是向朋友們說對不起,因為我沒有在台北市成立唱片公司。

 

對於永和很多道路擁有好幾個路名,我納悶了好久。永和是新北的首善之區,可是這首善之區怎麼那麼怪異?明明中和路與永和路是同一條路,就出現同一條路兩側單號和雙號的路名不一樣的情況。而沿著竹林路往前,走一走突然變成永貞路,這不就是同一條路嗎,路名怎麼會變來變去呢?

 

滿布灰塵的工地 好像迷宮

 

看到這些情況,我就會想去了解自己成長的環境。現在我已經可以向我的朋友們介紹永和了,早在日治時期,日本方面對永和的定位是總督府的後花園,所以城市的規畫是圓形概念,每條路都是環道;進入國民政府時期,永和就變成開放的區域,也就不是後花園了,變得可以開始蓋大樓,變成住宅區,然後出現了人行道小到不行,走路會遇到的路樹變成路障??,我很想告訴我的朋友們不要再計較了,因為永和原本是一個花園,只是時代變遷讓這個花園的面貌無法達成,變得像迷宮一樣,讓人繞不出去。可以說,永和就是新北市的縮影。

 

我常形容我住的南勢角景平路,是一條永遠都在建設的一個工地。我小時候希望這條路會跟著十大建設蓋完,之後我家與我的城市會變成全世界最新潮的一個城市。沒想到隔了10年、20年、30年,我都40多歲了,回到南勢角卻發現這裡怎麼還在蓋,永遠都是一個大工地,而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大工地裡。

 

這件事情我不能瞞騙,因為它就是我生長的地方。為什麼我生長的地方不能有鳥語花香?在成長的過程裡,必須承受它永遠都是灰塵?

 

小時候我主要在永和、中和、新店一帶活動,慢慢的我來到蘆州、三重,發現其實都一模一樣,例如電線應該地下化的問題都沒有改變。

 

也許我有太多對於新北市的不滿,是因為我是學美術的,我有對自己成長的土地該有的美感期待,但大部分是落空的。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金融地殼大變動
財訊雙週刊第529期
全台特蒐 讓利降價屋
財訊趨勢特刊第67期
熱門文章
神祕股東入股  台塑越鋼僵局變活局

神祕股東入股 台塑越鋼僵局變活局
王文淵不肯去越南、越南政府不肯發執照

延宕一年未能點火生產的越南河靜鋼廠高爐,在有力人士的溝通下, 最遲將在6月初開始運轉,屆時台塑也將躋身全球鋼鐵大廠名單中。

more
保「老」養老 退休規劃大調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