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真明麗稱霸全球燈飾15年 燈帝樊邦弘 要用LED照遍世界

本壓低再壓低,產品推陳出新再出新,樊邦弘力退數百個競爭對手,用一顆顆晶瑩璀璨的小燈泡,竟已堆疊出一個60億元的照明王國。屹立全球燈飾業龍頭15年,抓住LED新商機,樊邦弘還要再寫「燈帝」傳奇。

2011/01/29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24 期 作者:王毓雯

距離澳門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廣東省鶴山市共和鎮,居民人口不過數千人,乍看是個平凡無奇的南方小鎮。然而,立基於此的真明麗國際公司,旺季時集團員工高達1萬5000人,是當地人口的兩倍以上,這裡每年產出六十億顆小燈泡,供應全球裝飾燈兩成以上的總需求量,創造近新台幣70億元的年營收。真明麗集團主席樊邦弘因而被封以「燈帝」,然而,樊邦弘卻說:「這一切都是『沒有選擇』的結果啦!」

父親是來自四川、忠貞不二的國民黨員與退役空軍,但熱血的樊邦弘卻因為在花蓮高中求學時,接觸左派書籍而信奉馬克思主義被退學,1972年還遭到逮捕,從此成了被監控的思想犯。因為調查局介入,樊邦弘從世新編採科畢業後,始終無法順利就業,只能靠著英文翻譯餬口。1978年在朋友引薦下,樊邦弘毅然創業,代理美國Tivoli燈飾產品(4年前被真明麗併購),開啟了後來的「燈帝」傳奇。

然而樊邦弘卻說,如果當初有所選擇,現在的他可能是個熱血依舊的哲學家,或是執著理想的小說創作家,但絕對不是如今的燈帝。

要員工提案降成本
「合理化運動」實施二十年


1987年樊邦弘終於踏上中國的土地,為的卻是抓住社會主義開放的腳步,創造自己的優勢。當年的馬克思信徒,此時已在台灣燈飾業打滾十年,還曾因為過度擴張,經歷過三次破產,早已徹底信奉資本主義,「角色的劇烈轉變,就跟這幾年的中國一樣,」樊邦弘哈哈笑說。

短短不過五年,樊邦弘的真明麗就成了全球最大裝飾燈供應商,市占率最高曾達5成,即使如今因為市場快速擴張,占有率降至兩成多,但龍頭地位維持十餘年、至今不墜,靠的就是「持續降低成本」與「創新」兩個成功祕訣。「這期間有許多廠家競逐,但我們更早投入、更敢投資」,樊邦弘分析。

樊邦弘降低成本的關鍵,就是深度垂直整合。既然燈飾中要價最高的零件是燈泡,樊邦弘就從燈泡入手、試著自己生產,「那時台灣一顆燈泡賣3元,我在中國生產卻只要1元不到,」樊邦弘說。他解釋,當時製作迷你燈泡有兩種方法,一是買每台要價20萬美元的自動化機器,二是人工土法煉鋼,「那時中國工資便宜,我雇用5個工人就等於一台機器的產出了!」

隨著真明麗逐步延伸垂直整合,營運效益也愈來愈好。「外購零組件實在太貴了,為了競爭力,我只好一個個自己開發生產;到最後,我不只做零件,還做零件的零件。」真明麗從塑膠粉、鎢絲到成品一手包辦,成本硬是比台灣同業少了7成;銷售端也直接與美國通路商Home Depot等客戶接洽,不假手代理商,徹底的一條鞭作法,為的就是層層壓低成本,「把利潤空間留給客戶,客戶自然跑不掉!」樊邦弘的語氣滿是驕傲。

直到現在,真明麗每星期要求所有員工針對降低成本、新材料、新設計等提案,這個名為「合理化運動」的措施,算算已實施20年。只要是因為提案而創造的盈餘空間,包括省下的成本在內,真明麗就從中提撥1成作為提案人的獎勵,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讓我們有本錢應付燈具市場每年售價降低1成的壓力」,真明麗總裁特助翁新川說。

靠著這個無可取代的優勢,樊邦弘一手發動了燈飾史上兩次重大變革,一次是20年前的迷你燈泡取代大燈泡,一次則是2003年讓LED燈泡再取代迷你燈泡,成為裝飾燈主流;今年,他計畫再發動一次革命,但不再局限於裝飾燈領域,而是在十年內推動LED成為全球照明主流。「這是我的『二次創業』」,樊邦弘正色說道。

靠深度垂直整合
一手引領燈飾史兩次革命


樊邦弘接觸LED技術可回溯到1998年,當時客戶喜孜孜地跟他分享這個「新玩意兒」,高亮度、省電的特性,當場就讓樊邦弘認定「這就是未來」。但LED燈泡要價不菲,是當時白熾燈泡的十多倍,為了降低成本,樊邦弘決定複製過去的成功模式:深度垂直整合。真明麗用五年的時間,總算摸透了LED的生產流程,2003年正式從LED封裝切入,去年更大舉跨入上游磊晶,放眼全世界,真明麗是唯一一家從LED最上游到成品一手包辦的供應商。

自嘲因為沒耐性、至今還未打過高爾夫球的樊邦弘,為了參透LED,耐著性子從專利、技術一路到製程,全都親自鑽研,問他如何克服沒有理工背景的缺陷,他打趣說:「沒飯吃的時候,什麼都學得會了!」

因為垂直整合,真明麗部分LED照明燈款的售價已壓低到白熾燈的3倍,歐洲需求也因而被激發出來,明年上海世博會主展場的演藝中心,亮著的就是真明麗的LED燈。樊邦弘說:「現在LED在照明市場的滲透率不到2%,但隨著售價降低,大變革很快就會來了!」從2005年計算到今年,真明麗年營收複合成長率還不及10%;但樊邦弘認為,LED照明的商機,將讓真明麗未來5年營收,年年成長2至3成。

儘管已有些成績,樊邦弘卻絲毫不鬆懈,負責廠務的翁新川說:「別人工作八小時,但我們24小時都不斷在想,要怎樣提高生產效率、降低成本。」樊邦弘說,LED照明商機雖大,但即使是飛利浦這樣的老牌照明公司,在這個新領域都得歸零重新競爭,真明麗又怎能掉以輕心呢?

產能拚到全球最大
金融海嘯時期仍趕工擴產


樊邦弘計畫,要讓真明麗的磊晶與封裝產能雙雙做到全球最大,「這樣才能確保成本優勢,甩開競爭對手。」因為積極備戰,去年底當金融海嘯重創全球企業,中國數以百計的燈飾公司關門大吉時,從廣東鶴山共和鎮一路往南,走到真明麗的越南新設LED封裝廠中,只有不斷加緊趕工擴產、拉抬良率的緊張氣氛,絲毫感覺不到一絲蕭條。

或許就是因為神經永遠處於緊繃狀態,樊邦弘被問到創業至今的感想,竟然哈哈大笑說:「下輩子絕對不要搞生產,太辛苦啦!」不過樊邦弘堅信,LED照明商機將讓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如果不是1998年接觸LED,我大概早已關廠安穩退休去了!」他形容,看到LED是這麼樣有爆發性的產品,卻不讓它落實,「就好像『犯罪』一樣不舒服。」創業家的熱切性格溢於言表。

嘴上說「搞生產真累」,樊邦弘不知不覺卻已投入30年的光陰。56歲的他說,人生也該準備進入下一階段了,「培養專業經理人接班,將是我二次創業中另一個重要使命。」在樊邦弘的苦心布局下,未來的真明麗要抓著LED照明這個新市場,讓「燈帝」的名號從裝飾燈延伸到照明產業,繼續在全球發光發熱。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