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日本新女性
東京影展反映的當代兩性關係

東京影展呈現的日本社會兩性關係,都已不如我們以往想像那般刻板。

2014/11/19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4 期 作者:塗翔文

一直很喜歡日本。倒不是所謂「哈日」的那種崇拜,比較是一種印象式的感受:電影裡的、旅遊中的,就連有線電視裡各式日本節目,也經常是我在工作繁忙之際、無聊轉按遙控器時最常停下來的選擇。

小津安二郎電影裡永遠互相體諒、卻又壓抑內斂的父女情深,黑澤明濃豔揮灑、形式大膽的《七武士》、《羅生門》,山田洋次始終溫柔敦厚的庶民通俗劇,或者北野武同時兼具浪漫與殘暴的兩面體。即使不迷明星偶像,日本片在我心目中的電影版圖裡,仍具有一定的位置。

上個月去了東京,連續第五年參加「東京國際影展」。這個影展規模並非最大、影片並非最多,但每個環節都做到工工整整、仔仔細細,一如慣常維繫著日本人待人處世的民族特質。光就「放映」這件事,五年來我至少也看了不下40、50部電影,不僅場場準時,至少我本人也從未經歷放映期間的任何閃失。尤其在如今電影全部變成數位化的年代裡,我自己做過影展最清楚,電腦平常精準,卻也難免偶爾失常,即使只觀察這一點,日本人的一絲不苟,都讓人由衷佩服。

影展位在東京六本木區的「六本木之丘」舉行,複合式的商業大樓裡,除了戲院、商店、餐廳,還有個戶外舞台。今年影展其中一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在舞台區停了多輛餐車,原來影展請出多位名廚,創造屬於影展獨有的菜色,讓觀眾透過小吃感受影展的溫度。東京影展今年面臨新的競爭與挑戰,於是整個又做出大幅度的變革。「動漫」成了影展亟欲凸顯的特色,不但有動畫導演庵野秀明極為完整的個人作品專題展,開閉幕片也分別選了迪士尼的《大英雄天團》和日本電影《寄生獸》。

人到東京影展,最期待看到的莫過於最新的日本片。今年看了幾部新作,正巧都是以女性角色為主軸的電影,而且某種程度上也鬆動了傳統的女性角色,反映當代日本社會、已不如我們以往所刻板想像的兩性關係。

女性角色 擺脫刻板

讓宮澤理惠一舉奪下最佳女演員獎的《紙之月》(Paper Moon,金馬影展映演時片名為《蒼白之月》),終於在得獎的消息傳來後,由台灣片商買下版權,將在台上映。這部作品以九○年代亞洲金融風暴為背景,宮澤理惠飾演任職銀行的平凡主婦,因為婚姻關係走到瓶頸,意外與年輕男大學生陷入激情熱戀,甚至為愛瘋狂,盜領客戶巨款,走上失序之路。在片子裡,女主角從壓抑、保守、甘於平凡,漸漸走向勇敢、大膽、狂放,甚至不惜打破所有既定的規則,甚至最後還做出了破釜沉舟般的驚人結局。

職場女性 頭角崢嶸 

我覺得《紙之月》並非流於一般那種「姊弟戀」的刻板想像,雖然它還是有大明星和激情床戲,但其實骨子裡最重要的,還是在反映都市人汲汲營營於賺錢,而讓自己不經意陷入機械般生活公式的幽幽哀鳴。片中的男性角色都有點負面且駑鈍:包括無聊到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老婆出軌的丈夫、倚賴女友宛如被包養的男孩、沒擔當又和女同事外遇的銀行主管;相較於他們,片中的女性角色反倒充滿自覺,無論是勇敢豁出去的宮澤理惠,還是堅持固執於堅守銀行業務法則的女主管(小林聰美飾演),至少她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且義無反顧。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