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複雜滋味 紀錄片的迷思

說穿了,紀錄片也不可能是完全客觀的!它永遠都還是倚賴著拍攝者的銳利眼光,提前找到一條切入剖析的康莊大道,讓觀眾一路走來撿拾風景。

2014/09/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0 期 作者:塗翔文
小時候,我傻傻地以為紀錄片只有一種,就是每年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入圍、得獎的那些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台灣獼猴》、《小鷿鵜》這些以動物名稱為名的「生態紀錄片」;要不然就像1978年得獎的《中華民國第六任總統副總統宣誓就職典禮》,一切根本充滿濃濃的政宣意味。
 
現在想來一點也不意外,當時還在戒嚴,民風保守,政治風氣完全在「一言堂」的環境之下,誰敢拍任何有反動意識或批判性質的紀錄片?
 
時光荏苒,一切今非昔比。去年台灣最賣座的十大華語電影中,竟破天荒地出現了《看見台灣》與《十二夜》兩部紀錄片,甚至贏過許多知名明星主演的劇情片。「紀錄片」像是在台灣電影市場終於熬出頭來,也從此被思考成有機會變身賣座電影的類型之一。
 
獨立製作非一片坦途
 
但如果去問問長年從事紀錄片的電影工作者,我想大多數人仍會搖頭地嘆氣表示,其實多半的紀錄片都還是在獨立製作的艱困規模中掙扎,甚至根本沒機會找到發行或公開播放的平台。
 
所以,《看見台灣》是特例,《十二夜》亦是意外,這絕非所謂台灣紀錄片的常態,更無法象徵紀錄片工作者的樂觀坦途。
 
事實上,台灣紀錄片漸生商業映演的機會,並非這一兩年突然冒出來的。早在2004年,吳乙峰導演的《生命》意外創下超過千萬元台幣的票房,其後幾乎就每年都零零星星有些紀錄片作品,在市場上殺出重圍,像是《翻滾吧!男孩》、《醫生》、《無米樂》、《奇蹟的夏天》到《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等片,漸漸培養起台灣觀眾認識紀錄片,甚至進戲院觀賞紀錄片的新觀念。
 
今年8月,我受邀擔任「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台灣獎」初選評審。由於影展本來是兩年一辦(過去叫紀錄片雙年展,一四年起開始每年舉辦),因此1個月內,我得看完所有今年的參賽作品,高達100多部,等於是近2年來所有台灣紀錄片的分量。看完這些洋洋灑灑的作品,確實是苦差事,但重點不只是「量」的負擔,還包括「質」的問題,原來,台灣紀錄片和劇情片一樣,陷入了某種程度上的局限與迷思。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