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蘋果設計師的告白:我們有最棒的設計師、我們都被 Steve Jobs 驚呆了

在蘋果內部有個普遍被分享的建議,就是設計師應該永遠都要走樓梯,因為如果你在電梯裡遇見 Steve Jobs,他會問起你的進度,然後以下之一的情況就會發生: 1. 你惹他討厭了,然後被解雇。 2. 你被他愛上了,他會開始注意每個細節,你晚上就不用睡了,美好的假期也都可以拿來花在你的計劃上了。

2014/09/26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Techorange科技報橘

蘋果向來以設計聞名,但真正知道這家公司設計過程的人卻少之又少。大部分蘋果的員工都被禁止進入那傳說中的設計工作室,所以我們除了把專訪拼湊拼湊、或是自行想像在蘋果當設計師是什麼感覺之外,別無他法。

Mark Kawano 是個在蘋果待過七年的資深設計師,現在則創立了自己的公司 Storehouse 。一開始在蘋果,他的工作是 Aperture 跟 iPhoto ,之後他成為了用戶經驗技術傳播者,並帶領第三方 iOS 開發者創造適合蘋果平台的軟體。 Kawano 經歷過蘋果最重大的時期,也就是發表 iPhone 與世界知名的 App 之時。

在一場訪問中,Kawano 坦率地告白他在蘋果的時光,特別是那些人們為這家公司與其員工所添加的神話。

  • 神話一:蘋果有最棒的設計師

「我認為最大的謬論,在於相信蘋果的產品總是設計得比較好、用戶經驗特別好,或是比較性感,都是因為蘋果有全世界最好的設計團隊、或是全世界最好的製程。」 Kawano 說,在他擔任用戶經驗技術傳播者時,每天都與財富五百強的設計團隊交流,他知道了更深刻的真相。

「事實上,是工程上的文化與組織架構來支持著設計。在那裡,不只是設計師,而是每個人都心心念念著用戶體驗。這才是讓一切製程都可以這麼好的原因,遠大於單一的設計師或設計團隊。」

常常有人說,好的設計必須由上往下,也就是 CEO 必須與設計師同等關心這些設計。人們常常發現 Steve Jobs 把這樣的架構帶進蘋果,但這個架構能產生效用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由上而下的命令,而是因為所有人都如此關心。

「你得以進入蘋果設計總部不是因為你有什麼魔法或超能力,而是因為你背後有個組織支持你,能夠讓你放心花時間設計產品。你在這裡不是孤軍奮戰,也不會因為你設計得多於主管的要求而被捨棄。這些情況是其他設計師在其他公司必須花很多時間面對的。」

Kawano 衡量了在蘋果的每個人,從工程師到行銷者,他認為他們的思考模式某種程度上都很像一個設計師,而因此也都會僱用相似的人。就像 Google 都會僱用思考模式接近 Google 的人,蘋果也會僱用在每個決策上都會真正把設計列入考量的人。

「你可以看到很多公司都在挖角蘋果設計師,而這些設計師都能做出很酷的介面或是很有趣的設計,但不一定能符合公司的需求或對產品有幫助。這是因為,所有的設計師都在設計界面沒錯,但要達到 Steve 口中真正的好產品,不只是一個介面,而是所有事情都要考慮。要設計一整個商業模型、設計正確的行銷策略 … … 這些東西都很重要。」

  • 神話二:蘋果的設計團隊無限大

Facebook 有上百個設計師、 Google 有上千個設計師,但當 Kawano 還留在蘋果時,他們的核心軟體產由相對小的百人團體組成。

他說:「我可以認出他們每個人的臉跟名字。」

大部分的時候,蘋果並不雇用特長設計師,每個設計師都能自己設計圖案與新介面。而多虧了蘋果雇用了以設計為中心的工程師,這相對瘦小的設計團隊可以依賴僅僅一位工程師就開始建立一個新的 App 介面,而不用先啟動自己的模型。

當然,這種運作模式可能已經改變了。

「對蘋果來說,當 Steve 還在時,有一個較小、較專注的組織是很合理的,因為很多點子都是 Steve 自己想的。」 Kawano 說:「當蘋果轉換成多人領導的公司時,我想讓設計團隊的人數有趣地成長是很合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現在帶領軟硬體可用性的 Jony Ive 被指出帶進了某些行銷團隊以幫助設計 iOS 7 。讓行銷人員和設計師及工程師一起深入戰況實在是個妙招。這種合作的程度在產業裡是前所未有的。

  • 神話三:蘋果產品的每個細節都是故意的

蘋果產品的獨特之處常常在於許多小細節,尤其是互動方面的。舉例來說,如果你輸入了錯誤的密碼,密碼框就會搖晃。這種小細節總是充滿有意義的喜悅,是那種邏輯上好像很難解釋、但在膽識層面上卻很合理的時刻。

「很多公司都想要模仿這種點子 … … 我們必須要用很活潑的方式去做這個做那個。他們是在設計這些東西,而且在獲得一個殺手級的動畫或殺手級的排版方式以前沒辦法做下一件事。」但事實又是如何? Kawano 解釋:「當你有時間表或是死線時,你幾乎不可能想到這些真的很創新的點子。」

Kawano 說道,這些很聰明的互動點子,例如 3D 立方體介面或是物理學般彈跳的圖示,都是蘋果的設計師與工程師在非上班時間想到的,而且在付諸實行之前,可能已經醞釀了好幾年。

「大家一直在拿這些小東西做實驗,而且因為團隊都知道其他人做了些什麼,所以當有個功能需求出現時 -- 假設我們需要一個對密碼做出回應的方式,又不想啟動醜陋的對話框 -- 我們就會抓取這些互動或是動畫概念,而這些概念可能一直以來都只是為了趣味而建造。當我們需要用到時,就會把它用在對的地方。」

但如果你想的是蘋果深處藏著巨大宏偉的動畫等待被發掘,那你就錯了。 Kawano 說,事實其實更輕鬆一點。

「我們並沒有什麼制式的資料庫,因為並沒有那麼多制式或是可能被偷走的東西。這比較像是有個小小團隊,知道彼此在做什麼,並培養出了樂於分享的文化。」

  • 神話四: Steve Jobs 的熱情嚇壞了所有人

在蘋果內部有個普遍被分享的建議,就是設計師應該永遠都要走樓梯,因為如果你在電梯裡遇見 Steve Jobs,他會問起你的進度,然後以下之一的情況就會發生:

1. 你惹他討厭了,然後被解雇。

2. 你被他愛上了,他會開始注意每個細節,你晚上就不用睡了,美好的假期也都可以拿來花在你的計劃上了。

Kawano 訴說此事時大笑,但他所做的結論更為細緻:

「事實是,在蘋果生存的人們都願意與 Steve 合作並學習他身上的渴望與熱情,而且非常投入於客戶與產品。他們很樂意放棄周末與假期,很多人說這不公平,但他們沒有看見犧牲小我、放棄一切只為創造出最好產品的價值。」

「他(Steve Jobs)很常碎碎念,但他只是想要最好的東西,也期待其他人都與他想要的一樣。他無法理解與他抱著不同期望的人,也會覺得那幹嘛要幫我工作。我覺得 Steve 對不在乎產品的那些人的容忍度很低。他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些人都到了這種職位了,卻還不願意奉獻一切。」

那 Kawano 又曾經從 Jobs 那裡得到很棒的建議或讚美嗎?

「私底下沒什麼,」他笑說:「唯一一次正面評價是有一次在咖啡廳,他跟我說我拿的鮭魚看起來真的很好吃,他也要去拿。」

「他真的超容易出現的。我用盡一切方法想把他從我面前趕走,但他就是不想。這也很有趣,他要求超高,但提到其他事情時他卻格外民主,而且所受的待遇與他人無異。他一直在這些角色中掙扎。」

(資料來源:FastCompany;圖片來源:FastCompanyJorge QuinterosIain Brownevisualpanic, CC Licensed)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