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耳傾聽,在東京 從萬人音樂祭到迷你Live House

新宿東口臨街高處裝置了壯觀的液晶螢幕,不停播著廣告。 我隔著寬闊的大馬路,仍能清晰聽見配音,足見喇叭功率不低。 但那聲音溫和不刺耳,絲毫沒有「大喇叭」習見的「侵略性」。

2014/09/1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9 期 作者:馬世芳
8月中,去東京參加「日本三大搖滾祭」之一的Summer Sonic音樂祭。不消說,節目極其精采,現場音響也仍是極好的-這些年在日本看演出,也算薄有閱歷,對日本人處理演唱會聲效的周到、細膩,早有心理準備。從幾萬人的音樂祭到幾十人的迷你Live House,從中型的學校會館、活動中心、國際會議廳到「傳奇級」的武道館和東京巨蛋,從老搖滾、電音、重金屬、民謠到爵士樂,多多少少都見識過。
 
3年前,我已經在Fuji Rock音樂祭連日大雨、遍地泥濘的山谷之中,領教過日本人如何在那樣難搞的環境,照樣把音響整治得完美無瑕,無論擠滿幾萬人的主舞台,或林子裡10幾人圍觀的小舞台,音響永遠層次分明、飽滿細緻、底氣完足。經過那樣的「震撼教育」,如今再聽到「簡直好得不像話」的音場,也比較不至於「大驚小怪」了。
 
講究聲響 滲透生活中


 
後來想想,那樣的震撼,或許正證明了我島在這方面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要追,「音響」才會和「音樂」一樣令我激動。對一個普通的日本樂迷來說,參加音樂祭、演唱會,只要專注聽「音樂」,並不需要時時意識到「音響」這件事-或許對他們來說,辦演唱會把音響搞好,就跟開飯館要把飯煮好一樣,是最最起碼、天經地義的事。
 
據我的經驗,日本人對「聲響」的講究,並不限於音樂、演出相關行業,而早就深深滲透到日常生活裡面了。比方新宿東口臨街高處裝置了壯觀的液晶螢幕,不停播著廣告。我隔著寬闊的大馬路,仍能清晰聽見配音,足見喇叭功率不低。但那聲音溫和不刺耳,絲毫沒有「大喇叭」習見的「侵略性」。這不只需要精密的聲響工程技術,還得有那樣一個背景噪音值奇低的環境-你知道新宿站每天進出超過360萬人次,是全世界人潮最洶湧的車站哪。在人車雜遝而仍然顯得安靜的東京街頭,望向那繽紛奇幻的巨大螢幕,聽著那工夫極講究的大喇叭,不禁肅然起敬。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