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綠黨最年輕參選人楊志翔:當選有望 【後太陽花的運動臉譜】外來人口多、綁樁難

從小的人生經驗,讓楊志翔可以理解什麼是「弱勢」。經營地方與經營社群媒體,讓他能同時藉由 online 與 offline 的方式理解他人的需求。只是,這些空氣票到底能不能轉成足夠的選票支持?也只能等到年底才知道了...

2014/09/12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Techorange科技報橘

yang

綠黨在今年底選舉推出的參選人中,最年輕的,是將參選新竹市東區市議員的楊志翔,在投票日前將滿 25 歲。

競選期間,我們很常看到宣傳品上寫著「清新、信任、務實…」等各種口號,當然最政治正確的還有「助弱勢」。只是,許多政治人物,可能自己就住在帝寶,根本沒有經歷過所謂的弱勢生活,在沒有理解的前提,要怎麼幫助呢?

這篇楊志翔的專訪,闡述了一名出身弱勢家庭、在大學時期被啟蒙,最後在今年憑著一股動力與後續的努力,決定要參選議員的楊志翔。

  • 上大學才發現世界其實長這樣

目前就讀中央性別所的楊志翔,大學讀的是師大的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到了大三開始在其他地方學習社會學相關知識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在系上學到的許多知識,都是保守意識形態下的產物。他提到,當年在課堂上討論到多元成家等議題的時候,講台上的老師竟然就裝作沒聽到、並不予理會。後來才發現,原來系上很多老師都是反同團體「真愛聯盟」的成員。

長期在同志諮詢熱線擔任志工,加上大學時期在系上遇到的事情,讓楊志翔覺得自己有扛起「改革系上」的責任,所以還是先考了本科系的研究所。在這改革的過程中,他又舉了一個例子,其所上某位研究「家庭社會學」的老師,在討論生育補貼的問題時,提出的論點竟是極具歧視色彩的理由「素質好的人不會為了錢去生小孩,底層的人才會為了錢生小孩,補貼政策才不會讓人口素質變好」。從大學到現在,他的生活除了讀書、打工,就是不斷在性別以及其他議題(移工、身障)上不斷戰鬥。

他說,從大一開始,社會運動就是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剛上大學時,發現自己的家庭背景與生命經驗,與其他同學總顯得格格不入,也因此沒特別加入校內的社團。

  •  父母離異加上四處流離的童年

楊志翔小時候就遇到父母離異,加上爸媽都是底層勞工,日子過得非常辛苦。他提到,爸爸就是開計程車的,還要兼差去綁電線桿上的廣告,小時候經常看到爸爸的手指被鐵絲刮破、甚至流血的傷口。「而且我小時候每天都在不同人家裡看卡通」,這句話並不是說他的交友廣闊,而是因為他的媽媽每天都必須到別人家裡打掃,賺取生活費。

小學時期,因為媽媽經常忙到半夜才回家,家裡沒人照顧,所以經常穿著沒有洗過的衣服,臭臭髒髒的去上學。從小學到中學,搬了十幾個地方、高中也唸了四所,從淡水、關渡到石牌,幾乎是沿著淡水線在搬家,也住過泰山、公館這些地方。在媽媽生病的那段期間,也住過寄養家庭。

  • 經營社群媒體,「變成一個咖」

在決定參選議員之前,楊志翔就已經在用經營社群媒體的方式在經營地方。他是「我住新竹市」的團長。在訪談過程中,他也談到一些被施壓的經驗,但隨即驕傲地說「我們不會向任何壓力低頭」,而且也認為這個媒體的確成為新的監督市政的力量,因為新竹市政府的一級主管,例如消防局副局長、民政處的科長,都曾直接到粉絲頁留言回應。

在某次新竹城隍廟的活動,外面天氣炎熱,楊志翔與包括新竹市長許明財在內的其他官員,一起被請進了一間有冷氣的房間。「大概是因為我要參選議員才有這種待遇吧!」到了裡面,大家便開始互相交換名片,當其他人見到他名片上寫著「我住新竹市」的時候,便被其他「長輩」罵了一頓,「抹黑」、「為了選舉」、「寫的都是錯的」想得到的台詞通通都出現了。

關於「抹黑」,他就舉了一個親身經歷的經驗。

當他在新竹市東區的水源里,也就是 27 年前李長榮化工廠抗爭事件發生的地方,進行土地徵收的調查時,發現一名被年輕人酒駕撞傷的太太,意外發生後的 20 幾天都沒辦法走路。經他了解後,他說,當時酒駕者遞了名片,說他爸爸是爸爸是竹北市民代表會的主席林啟賢,並要求不准報警。但當時路人已經協助報警,警察來了之後,先架住他,才有辦法進行酒測。後來楊志翔將這件事情放上粉絲頁,肇事者本人就打來騷擾,要求撤下,並要索取受害者的資料。打了 20 幾通電話後,換成另一個人打來,「如果你不撤文,你會傷害到我們竹北市代會主席的政治前途」,楊回應「我不是活在戒嚴時代,我為什麼要撤文,而且我說的都是事實」,後來,甚至是國民黨新竹市黨部副主任劉明忠傳簡訊給他「志翔兄,有要事,請立即回覆」。

  • 青年參選,能不靠爸?

至於,幾乎所有人都會問到的問題,「資源怎麼來」,楊志翔這麼回應:

其實綠黨幾乎沒給候選人任何資源,綠黨的責任就是監督各個候選人。我的保證金 12 萬就是靠小額募款慢慢募來的,有清大、交大的老師,還有地方居民的幫忙,到八月底才募滿。除了保證金之外的開銷,其實就只有文宣品跟街頭宣講的音響,加起來不到兩萬塊,這段期間的生活費就是靠著大學時打工的存款。

而且,很多文宣的工作,從攝影、繪圖到網站設計,都是靠著那些「具有革命情感的朋友」無償幫忙的。至於競選團隊,我都跟人家說,我是一個人當 20 個人用,市政調查、媒體投書、跟居民聊天、發新聞稿,都是我自己做,而且我有自信做得比別人好。

雖然沒有資源,但楊志翔也堅持每天上下班時間,都到紅燈時間較長的路口進行街頭宣講。「要在 100 秒內,把議題的輪廓解釋清楚,再跟大家說明他若進到議會要做哪些事情。」對於如何評估或感受民眾的支持,他說,「因為新竹市從來也都不做民調,或是做了我也不知道,所以其實每天得到大家搖下車窗的『讚』與加油,或是飲料,就是最感動的事了。」

  •  外來人口多,當選有希望

參選登記上週剛截止,楊志翔要選的新竹市東區是「23 個選 11 個」。他也舉出,在這個選區,2009 年的當選門檻是 2798 票,而 2012 年綠黨在這區得到的政黨票是 2222 票,加上他經營的社群媒體,還有因為這附近是科技園區,所以外來的人口較多,傳統綁樁的選舉方法較困難,因此,他認為其實是有希望的。

他對新竹市的願景,是「人權」與「環境永續」。

新竹是個科技城,但也受到嚴峻的環境汙染,各種汙染物都應受到妥善的規劃與管理。人權雖然很空泛,但楊志翔說,這就是要從最基本的開始做起,例如新竹幾乎沒有完整的人行道,就連國際知名的琉璃工藝館,都沒有完善的無障礙設施,「有次就看到一家人前前後後扛了三次輪椅,才進到工藝館內」。

願景談到一半,他就忍不住開始算起過去的帳。「新竹市應該從這些基本的市政開始做起,而不是去蓋那華而不實的蚊子世博館,三個月前還因人潮遲遲起不來而出現退櫃潮。世博館光是標案就花了 4 億 5000 萬,而且當時新竹市政府財政赤字已達 200 億,更誇張的是,32 名議員中竟然有 28 名議員投下贊成票。」

從小的人生經驗,讓楊志翔可以理解什麼是「弱勢」。參與社會運動與大學修課的經驗,讓他知道所謂的「價值」與背後的理論。經營地方與經營社群媒體,讓他能同時藉由 online 與 offline 的方式理解他人的需求。

只是,這些空氣票到底能不能轉成足夠的選票支持,也只能等到年底才知道了。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