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你在雜誌上看到的、那棟在田裡閃亮亮的高級民宿 到底肥了誰的口袋?

Grosse 與國家藝術基金會和美國鐵路公司合作,為北費城的殘破添上繽紛的景致。《華爾街日報》稱之為〈Fighting Urban Blight With Art〉:用藝術來打擊城市的衰敗。計畫執行者 Liz Thomas 稱其為「促使人們思考他/她每天經過的城市空間」......

2014/08/15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Techorange科技報橘

 

《BO》導讀:如果有一個城鎮貧窮而破敗,但處在火車、高鐵沿途經過的地方,你贊成讓藝術家進駐,把這各地方用各種色彩裝飾得更能「入眼」嗎?全世界各國都面臨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的問題,美國問題更是嚴重,新興起的 Hipster Economics (暫譯為文青經濟),用藝術裝飾貧窮,改變貧民社區的樣貌,一些因為低房價等因素而進駐的「較富有」階級進駐這些貧窮社區後,並沒有為原本就居住在這些社區的住民帶來好處,反而改變了他們原有的生活空間,有些地方甚至還因此物價上漲,導致貧窮者更貧窮。
 

同樣的現象,在台灣是否也在發生呢?
 

愈來愈多非本地住民的年輕人或是退休壯年人離開都市,到鄉鎮打造屬於自己的生活夢想,有的人到鄉間學習怎麼農作以土地為生,或者與當地農人合作行銷農產品,有的人則終於實現作個親切民宿主人的願望,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融入在地生活的例子,但同時也看到更多帶著大資本在鄉間蓋起豪華民宿或把古厝改裝成高級旅館的例子。
 

我們的社會一般而言樂見這些屬於城市審美標準的改造運動挺進鄉鎮鄰里,地方政府也樂見這些外地人進駐帶動經濟成長,但我們很少問一個問題:這些變化,對在地社區的人,特別是在貧窮線上掙扎求活的原始住民來說,他們真的因此受益了嗎?
 

今年五月十六日,一名藝術家、美國鐵路公司和美國政府共合資花費高達 30 萬美金,說要「隱藏貧窮」。
 

在美國費城的北部,由一名德國藉藝術家 Katharina Grosse 主導一個名字是「Psychulustro」的大規模計畫,讓火車經過費城北部破舊的大樓和荒廢的工廠時,有不一樣的景象分散乘客注意力。

這座城市貧窮率 28% ,美國第一高,而且大多集中在北部。在費城北部的部分小學,差不多每個小孩都活在貧窮線上。
 

Grosse 與國家藝術基金會和美國鐵路公司合作,為北費城的殘破添上繽紛的景致。《華爾街日報》稱之為〈Fighting Urban Blight With Art〉:用藝術來打擊城市的衰敗。計畫執行者 Liz Thomas 稱其為「促使人們思考他/她每天經過的城市空間」。
 

不過事實上這個計畫的目的並不在於打擊城市的衰敗;Grosse 強調︰「我希望人們能接近、感受色彩的美,從而喚起對生活的體驗,提高他們對存在的意識。」
 

不過,對 Grosse 和 Thomas 來說這些「人」並非僅指那些住在北費城,並無法負擔自己生活的人們;他們主要面向的觀眾,是那些能夠負擔的起在路途中透過美的鏡頭看見貧窮的人。
 

由此,城市的衰落成為可被改造、浪漫化的場景,這就是 Hipster Economics。
 

《BO》小字典

Hipster:泛指 2、30 歲年輕人,他們喜歡獨立批判思考、非主流的文化;覺得自己音樂、時尚(喜愛復古)等各方面品味皆與眾不同、比一般人好 … …(詳情可參 Urban Dictionary)。

有許多人認為 Hipster = 文青。
 

  • 充斥中產階級優越感的人們大量湧入貧困社區,「清洗」了原生態社區

早在二月,拍攝過電影《臥底》、《單挑》等片的美國導演 Spike Lee 發表了一篇關於「紐約市中產階級化/仕紳化」的激烈言論,被美國傳媒嘲諷為「發牢騷」。
 

他說這些充滿優越感的人們流入貧困社區,帶動很多鄰近地區的租金上漲,從而把非裔族群逐出他們原本的家,而且在這之後原本一直靜止的「城市服務」突然又出現了?
 

「為什麼需要一堆白皮膚的紐約客流入南布朗克斯、哈林、布鲁克林區等地讓基礎設施變得更好?我從前住在華盛頓廣場附近時也沒有每天有人清理垃圾。為什麼要有大批白人流入去讓學校變更好?為什麼現在有很多警察在哈林和布鲁克林區?為什麼要更頻繁去清理垃圾?我們一直都在這裡!」
 

Lee 抨擊這些人的言論被很多支持「白人中產階級優越感」的族群所批評,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位非裔美籍教授John McWhorter,他認為「hipster」是隱晦侮辱白人的字眼。
 

這個趨勢(移民潮)的確呈現出一股令人錯愕的現象:歷來在這些黑人社區內一直被忽視的問題如劣等學校及城市服務,在富有的白人搬進小區後,就越來越受關注。同時,一直住在區內的當地人被警察看成傳染病一樣影響新居民。
 

中產階級化(Gentrification)的支持者注重美學的呈現,而不是人。因為人對於他們來說,就是美學。
 

中產階級化的支持者將幫助鄰近地區當作他們的慈善活動;而這經常被解讀為「清洗鄰里」,或簡言之白人化。但這種行為並未改善附近鄰里的問題,諸如貧窮、缺少機會等;這些問題都還是存在,只是被當地住宅的高價擠出,被迫搬去了別的地方。
 

在這些城市,中產階級化支持者有政治力量及種族優勢去重新分配資源和修繕建築物,因此他們可以讓附近鄰里藉自然而然的「居民遷徙」清洗「乾淨」。如此一來,中產階級化的支持者就可以享受美好的城市生活、擁有極富故事性的地方歷史、被挑選過後的懷舊之情,同時又巧妙的避免了負起逼走原住民的責任。
 

這些充斥優越感的人們需要這些廢墟能夠被保證「更新」,他們希望搬進他們已經設計好的「回憶」。
 

  • 這種外在裝飾的中產階級化運動,沒有解決貧窮問題


根據一個舊金山地區廣泛搬遷分析的研究,以及舊金山持續增加的貧困郊區這個事實,記者 Adam Hudson 點出:
 

「中產階級化是應用於城市發展的『下滲經濟』(舉例,給富人減稅可惠及窮人的主張)︰鄰里被塑造為適合富人和大部分白人居住的環境,好處便會向所有人滲入。」
 

但「下滲經濟」這個理論在現實中並不成立。
 

富裕的城市如紐約、舊金山等,成為了記者 Simon Kuper  所形容的巨大而封閉的城堡「頂層 1% 的群體不斷複製自身,形成廣大而封閉的社群。」
 

在四月有篇部落格文章中,作者(全職計程車司機) Umar Lee 哀嘆他所處的城市正在自主建立「騎乘共享服務」的經濟模型。他說這不單對計程車司機造成影響,更是對沒有車或公共交通工具,因而依賴計程車是否願意服務這些危險鄰里的貧窮居民造成莫大影響。
 

他還駁斥 Uber、Lyft 這些公司根本不是創新者,而是充斥優越感的菁英偽裝者。
 

這位司機寫到:
 

「我已經聽到不少充滿優越感、中產階級化的文青告訴我,他們支持社會自由主義、經濟保守主義,這些都是現在美國所流行的政治意識形態。
 

我真的很討厭把它說破,但事實就是經濟和政府在定義政治。如果你也是個經濟保守主義者,那不管你有多麼善於反諷,或不管你的牛仔褲有多緊,我的朋友,你就是個保守派 … …」
 

Lee 說他有自己一個名為「50-50-20-15」的計畫,嘗試減輕中產階級化的負面影響。他說所有擁有「中產階級化鄰里」生意的老闆應該聘僱最少 50% 少數族裔、50% 本地鄰居和 20% 前犯罪者。這些員工應該得到至少 $15 美元的時薪。
 

中產階級化散播一種「原生居民無能、不適當」的迷思︰所以輸入人口、移除最窮的居民,是整個鄰里「成功」的象徵。但真正的成功應該是給原生居民一直以來被拒絕給予的服務和機會。
 

當鄰里開始有商業發展後,應該優先招聘那些一直掙扎於尋找工作的本地人,並給予他們一份體面的薪水。我們應該從紐約和舊金山的錯誤中學習,並建立一個不僅有表面價值的城市。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