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遊》的多重可能 一部片、一本書、一場展覽

蔡明亮的電影,節奏時常是緩慢的;但也往往在不求疾速的演出裡,我們才好像能察覺生活裡的千絲萬縷,洞見時間分秒流逝的殘忍刻痕。

2014/07/3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6 期 作者:塗翔文
剛落幕的台北電影獎,李康生再度以《郊遊》獲得最佳男主角,也是他繼金馬獎、亞太影展之後,第三度因為這部影片驚人的表演而受到肯定。我記得在頒獎典禮前一週,有友人開玩笑地要我預測一下得獎名單,我半開玩笑但篤定地說:「如果那天最佳男主角獎信封打開念的名字不是李康生,老天就要下紅雨了!」
 
另一位蔡明亮電影裡,出現過最多次的女演員陳湘琪,正巧也以另一部作品《迴光奏鳴曲》得到女主角獎。兩位在我心中根本就等同於「蔡明亮電影」的組合,竟然以這樣奇妙而想不到的形式,再次並肩同台。我從來都以為,每個電影獎的結果絕非真理,它融合了天時、地利、人和的複雜組成,只要換一兩位評審,可能整個結果就會大翻盤。所以即使我個人認為藝術成就最高的《郊遊》,並未如預期得到最佳劇情片獎,卻一點也無損這部電影的成就與歷史定位。
 
電影到展覽 無限遐想
 
《郊遊》是蔡明亮導演的第十部劇情長片,它同時是一本形式獨特的書,也即將成為一場還不知道會以何等面貌問世的美術館展覽。 
 
去年底,我在擔任金馬獎評審時,看了《郊遊》。作為一直以來蔡明亮的觀眾和影迷,那是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我知道這部作品已從威尼斯影展一路好評如潮,興奮想一窺堂奧的心情自是蠢蠢欲動;但又耳聞這可能會是蔡導的最後一部長片作品,思及至此,竟又有種難以面對的複雜情愫油然而生。
 
這一回,李康生從當年那個在西門町無所事事的《青少年哪吒》,驟然間時光飛快,變成了兩個孩子的爸。他是個在街頭為房產廣告舉牌的臨時工,居食不定,兩個孩子沒事只能在光鮮亮麗的大賣場流連徘徊。英文片名取為《流浪狗》,似是一家三口某種生活狀態的象徵,也是片中確實出現的吉光片羽。片裡充滿著「家」的意象,而且是戲裡、戲外,有形、無形,一種綿密纏繞的湧現。
 
過去李康生、陸奕靜、苗天在蔡明亮電影裡組成的家庭,似乎從《你那邊幾點》裡苗天如幽魂般的結尾,《臉》裡頭母親死去又捨不得離開的情節之後,演變到下一代家庭的延續。而「小康」變成了「父親」,至於實體的家屋,則成了殘破的廢墟,甚至,像是整個扭曲改變了的台北城。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