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裡的小清新 兩岸環境變遷 你我各自解讀

如今風水輪流轉,對岸進入翻騰的「大時代」,一切都是濃油重醬,轉頭一看台灣這些花花草草,自然很有「小清新」的喜悅了。

2014/06/1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3 期 作者:馬世芳

距上次去深圳不過一年半,一切又和印象裡不大一樣了。寶安機場新蓋了極其前衛氣派的航站樓,城裡到處在挖地鐵,遠遠近近矗立著一幢比一幢壯觀的玻璃帷幕大樓,有的剛蓋好,有的正在蓋。蓋到一半的,還有一棟棟形狀很藝術的巨型場館,落成之日,這座年輕的城市又將有新的地標。

 

公營的「深圳音樂廳」請我來做一場台灣流行音樂的講演。前來接機的青年,20幾歲年紀,文質彬彬,談吐卻一如許多我在對岸認識的離鄉打拚一代人,帶著幾分老於世故的氣質。

 

車程很長,總得找點兒話說。他說他爺爺那一輩,有人跟隨國民黨到了台灣,他來台灣探親順便旅遊,來過不只一次。

 

去過東岸海釣,還到蘭嶼浮潛,倒是台北城匆匆進出,說不上熟。我說蘭嶼我自己都沒去過呢。

 

對岸青年 好冒險犯難

 

問起老家,他是山東人,本科卻是到武漢讀法律。5、6年前大學畢業,留在武漢的律師事務所工作過一陣子。

 

換在台灣,任何家長都會對這兒子的工作滿意不已,勸他好好幹下去,不過這畢竟不是台灣;後來,他有一個親戚在海南島的觀光勝地三亞開店賣珍珠,需要幫手,請他過去合夥。這青年義無反顧辭了武漢的工作,直奔三亞。從律師變成了珍珠進口商。

 

「中國產的珍珠,質量畢竟還是比較差,我得全世界找供貨的源頭,也順便去旅遊嘛,我本來就喜歡水上運動。大溪地、菲律賓、泰國、澳大利亞都去過了,珍珠這東西啊,畢竟不像黃金鑽石,礦藏是有限的,珍珠卻能夠一直再生,所以沒有保值增值的意義,純粹是首飾、漂亮的價值嘛。一顆黑珍珠,產地成本2000塊錢人民幣,到了三亞可以賣到2萬,東北老太太來旅遊看到了就買,喜歡得不行呢。」

 

我嘆道:這珍珠生意確實挺好,您怎麼又不做了,跑到深圳音樂廳來上班呢?「倒也沒有不做,三亞那兒用不著我顧店嘛,有事兒才幫忙聯繫聯繫,前陣子想想古典音樂原本就是我的興趣,正巧音樂廳在招人,我就來應徵了,到職才2個月呢。」

 

然後他話鋒一轉:「您們覺得那個馬英九怎麼樣?我看台灣人對他評價,好像和我們這兒不大一樣啊,我們這兒倒還挺捧他的。都說他不是挺清廉的嘛。」我說就算他一人清廉,卻讓一黨貪腐,又有什麼意思?青年若有所思,訥訥地說:「現在我們都不講政治了。我的朋友也是,都對政治一點兒興趣也沒有,都不談了。」我偷偷想:這話題還不是你提起來的。

 

我和那青年的緣分,也就那短短40分鐘的一趟車,他曲折的生命史,卻讓我咀嚼良久。冒險犯難的膽識,在對岸幾乎是他這一代人共同的特質,換在我島,實踐起來卻似乎艱難得多,講起青年人的創業夢想,多半還是小清新、小確幸,倒也不是這樣不好啦。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