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建立學習型社會

榮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梭羅(Robert Solow)約60年前指出,所得成長主要應歸功於技術進步(也就是學會更好的做事方法)而非資本累積。雖然生產力成長有時是戲劇性發現的結果,但更多進步是源自小幅漸進的改變。

2014/06/2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3 期 作者:約瑟夫.史迪格理茲

世界上最富有國家的民眾已形成以下的觀念:他們國家的經濟是以創新為基礎。但是逾兩百年來,創新原本就是已開發國家經濟的一部分。事實上,在工業革命之前,人類的所得停滯了數千年。工業革命之後人均所得飆升,年復一年地成長,間或只因為經濟週期波動的影響而偶爾出現中斷。

 

市場經濟核心在創新力

 

榮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梭羅(Robert Solow)約60年前指出,所得成長主要應歸功於技術進步(也就是學會更好的做事方法)而非資本累積。雖然生產力成長有時是戲劇性發現的結果,但更多進步是源自小幅漸進的改變。果真如此,我們便有理由集中關注整個社會如何學習,以及我們可以如何促進學習,包括學習如何學習。

 

一個世紀前,經濟暨政治學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指出,市場經濟的核心優點在於它的創新能力。他認為,經濟學家一直以來特別重視競爭市場是錯誤的;關鍵在於市場之競逐(competition for the market)而非市場中的競爭(competition in the market)。市場之競逐促進創新。根據這一觀點,獨占者接連地壟斷市場,在長期而言,將促成較高的生活水準。

 

熊彼得的結論並非無人質疑。獨占者和主導市場的公司,如微軟,實際上可以抑制創新。除非受到反壟斷當局的制衡,它們可以從事反競爭行為,增強自身的壟斷力量。

 

此外,就研究與學習投資的規模或方向而言,市場運作未必有效率。私人誘因與社會報酬可能有衝突:有些創新可以幫助企業增加自身的市場力量,使它們得以規避監管,或是謀得本來是流向其他人的租值。

 

但熊彼得的一個基本觀點迄今屹立不搖:站在創新和學習的角度,注重短期效能的傳統政策,在長期而言未必是有益的,開發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尤其如此。

 

產業政策(政府干預產業間的資源配置,或是特別支持某些技術)可以幫助「幼稚經濟體」學習。某些領域(例如工業製造)的學習效果可能會比較顯著,而這種學習的效益(包括經濟成功所需要的體制建設)可以惠及其他經濟活動。

 

政府採納這種政策往往會招來批評。批評者常說,政府不應「挑選贏家」,市場在這方面的判斷遠勝於政府。

 

從實踐中學習極其重要

 

但支持這項論點的證據,並未如自由市場倡導者所宣稱的那麼有說服力。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多年間,美國民間部門在資本配置和風險管控上表現拙劣,是眾所周知的事,而多項研究顯示,政府研究專案的經濟報酬實際上要高過民間部門 - 尤其是因為政府投入更多資源在重要的基礎研究上。要理解這一點,想想創造網際網路和發現DNA所仰賴的基礎研究所產生的社會效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