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坎城到台北:追影展的日子 十多年來的驚豔之旅

看膩了飛天遁地的超級英雄,以及複製拍不停的好萊塢續集電影嗎?換個眼光,影展中總有讓人驚豔與嘗鮮的無數佳作,等你汲取探索。

2014/06/0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2 期 作者:塗翔文
坎城影展熱熱鬧鬧的結束了,中外媒體熱烈討論誰得獎、誰沒得,誰是遺珠、誰過了譽。前幾年由於為台北電影節策展緣故,總是不可能離開台北,所以隔了四年沒能去坎城,今朝舊地重遊,竟有莫名的感懷之情。
 
想想當年還是個菜鳥,第一次被「丟」到坎城跑新聞,那年中國導演賈樟柯才以《任逍遙》首度參加正式競賽,記者會上媒體三三兩兩,我更是輕輕鬆鬆就成為唯一獨家專訪他的台灣記者。那年的台灣代表是易智言導演,他帶著初出茅廬的桂綸鎂與《藍色大門》參加「導演雙週」單元,人與片子一樣青春無敵。如今,賈樟柯早已名滿國際,今年甚至榮膺評審之一;易智言也在多年電視劇與廣告的豐富經歷之後,又將推出新片《行動代號孫中山》。
 
那時此刻,相距12年。而我與影展之間,卻也有著這樣時遠時近的距離。
 
辦影展 跟上世界脈動
 
坎城影展今年第57屆,地點雖是蔚藍海岸的小城,它卻成為全世界最受推崇的影展之一。那時第一次出國參加影展,就能到這裡開眼界,實在幸運。法國人辦影展有很多堅持,雖然從撥接網路的時代到現在WiFi四通八達,但坎城大概還是全世界唯一嚴格執行晚間首映會非得穿西裝、打領結出席的龜毛影展。有一年我穿了雙綁帶子的皮鞋赴會,居然還被門口高大的警衛給攔下來,他用法語比手畫腳一番,我也聽不懂,最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那鞋款不夠正式。
 
也因為這樣,即使十多年來走遍各大影展,姑且不論每年評審的選擇是否讓我滿意,但就舉辦影展各環節上的高規格來看,坎城似乎一直還是我心目中的最高標準。直到2011年,自己接下台北電影節,才更明白辦影展是多麼複雜、困難、麻煩又細膩的苦活兒。雖然從預算規模到影片和來賓數量,比起坎城,我們都只是九牛一毛;不過從無到有的各個環節,樁樁件件,每樣工程卻照樣省不得,甚至就因為影展資淺、名氣小,做每一件事情反而加倍困難。
 
但是,辦影展那股對好片子的熱中與激情,卻是沒有兩樣的。就今年的坎城得獎名單來看,竟還是能與這幾年的台北電影節之間,找到冥冥中的巧妙聯結。金棕櫚獎得主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以新片《冬日甦醒》(Winter Sleep)得獎,去年北影以伊斯坦堡為主題城市,才剛剛回顧過他的頭兩部劇情長片,記憶猶新;兩年前以瑞典為主題城市,邀來了新銳導演魯本‧奧斯倫(Ruben Ostlund)做完整專題放映,而今年他即以新片《雪季後決定愛不愛你》(Tourist,暫譯)在「一種注目」單元獲評審團大獎。無論如何,影展的功能都是一樣的:尋找好的作品,努力介紹給觀眾。這樣回頭一望,原來在台北做影展,也不見得只是件關起門來的事,還是能綽綽有餘地跟上世界脈動。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