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望春風,也不必補破網 終於等到《島嶼天光》

等了這麼多年,台灣青年終於有了一首鬥志昂揚、好聽好唱、而且完全屬於這個世代的「街頭戰歌」,真不容易。真該跟「滅火器」說聲謝謝。

2014/04/2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9 期 作者:馬世芳
從前從前,戒嚴的時代,「黨外」群眾集會現場總會唱幾首老歌,寄憂思於舊曲。最常唱的是《望春風》(盼呀盼,那英俊的少年郎竟是風聲來相騙,民主的春風何時才會來?)、《雨夜花》和《補破網》(風雨摧殘落地的花瓣、千瘡百孔的魚網,像白色恐怖以來飽受糟賤、碎了一地的台灣人的心)、《月夜愁》(思念的伊無蹤影,只能唱著斷腸詩,等待夢中相見──那人或許在白色恐怖時代,無緣無故消失了吧?)、《望你早歸》(美麗島事件後,政治犯家屬『代夫出征』投身選舉的集會總是唱這首)、還有《黃昏的故鄉》(常為那些登上『黑名單』、有家歸不得的海外異議分子而唱)…。
 
《望春風》、《雨夜花》、《月夜愁》都是三○年代的作品,《望你早歸》和《補破網》寫於日本戰敗、二二八前夕的四○年代,《黃昏的故鄉》則改編自1958年的日本歌謠。創作者的初衷未必關乎政治社會,但聽者有心,一旦在那樣的場合唱出來,字字句句都映照著戒嚴時代集體的苦痛和壓抑。
 
寄憂思於舊曲 唱袂煞
 
1991年,青年歌手朱約信(後來改以藝名「豬頭皮」行世)常在選舉場合為成立沒幾年的民進黨站台,唱那幾首早已變成「基本曲目」的台語老歌。朱約信回憶:一天唱罷,牧師許天賢上台演講,問大家:「我們為什麼老是唱悲歌?總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再唱那些悲歌,可以把《望春風》、《雨夜花》、《補破網》、《月夜愁》鎖到抽屜裡,不用再唱了,因為到時候,台灣已不再悲情了!」
 
朱約信很受震動,遂大膽實驗,寫了一首新歌《望花補夜》(四首老歌歌名各取一字),收錄在後解嚴時代「新台語歌」風潮的重量合輯《辦桌》。朱約信希望這首歌能「藉由歡樂、跳舞的搖滾形式來告別悲情」,他巧手把老歌段落穿插在扭扭舞風格的搖滾新曲,還添上了幾句新詞:
 
補破網 愈補著愈大孔 打拚無採工/借一支螺絲嘛無通 攏總提去箍面桶…/望春風 車輪破去攏無風  望春風 便所塞咧嘛沒通/望春風 幾百年擱咧望春風 望春風 新婦仔擋無著去找廟公!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