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再沉默 用青春換真理 心在淌血,仍要歌唱

自古以來,從來沒有哪一個政權是被音樂唱垮的,沒有哪一場革命是靠歌成就的。不過,一場沒有歌的革命,在集體記憶裡該是多麼失色呢!

2014/03/2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7 期 作者:馬世芳
1988年「五二O」農民示威那個晚上,我高二,忙著校刊社的事情,天天窩在社辦。我和編輯老戴忙到很晚,決定犒賞自己,專程去台北市重慶南路大吃了一頓西餐。吃飽打算搭公車回家,才發現整個博愛特區都被拒馬封鎖,怎麼繞都走不到公車站牌,渾然不知兩條街外已經是硝煙彌漫的戰場。好不容易到家,父親氣急敗壞問我跑到哪兒去了,今天晚上外面很危險知不知道?一看電視,螢幕上一位農民被鎮暴警察摁倒在地,一隻亮閃閃的皮靴踩在他臉上。
 
後來報紙電視翻來覆去說他們是「暴民」,說農民一車車的青菜底下藏著石塊、狼牙棒和汽油彈(事後證明是汙衊),我總忘不了那張被皮靴踩住的臉。
 
第二年,我學唱了生平第一首「抗議歌曲」──《國際歌》,距這首歌譜曲已經101年。電視裡天安門廣場幾十萬學生反覆高唱這首歌,直到「六四」鎮壓。過了一個世紀,《國際歌》在共產國家早已被馴化、儀典化,廣場學生年輕的嗓子卻把「封印」在歌詞裡的革命意識又重新「激活」了。「六四」之後好幾年,這首原本和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平起平坐的「黨歌」,竟在中國成了禁播曲目,真是莫大的諷刺:
 
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國際歌》在台灣禁唱了幾十年,八O年代末,公開唱《國際歌》早已不至於被警總抓去喝茶,不過搞運動的學長姊教唱《國際歌》,仍是帶著幾分「地下結社」刺激感的儀式──《國際歌》和《美麗島》是「運動青年」必須學唱的曲目(《美麗島》七九年遭禁,到「後解嚴」時代會唱的青年已經不多了),大大小小的抗爭場合,這兩首歌總要唱上幾遍。
 
抗議歌曲 社運印記
電動車大爆發
財訊雙週刊第536期
100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與其換掉林全,不如換掉⋯

與其換掉林全,不如換掉⋯
行政院本部結構嚴重失衡 閣揆換誰都一樣

換閣揆的話題暫告一段落,但小英當前面臨的問題,真是換閣揆就可以解決的嗎? 如果行政院的結構缺陷不調整,根本不用期待內閣改組可以搶救小英民調。

more
風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