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輸只是瞬間 經典才是永恆 奧斯卡的選擇

第86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自由之心》(Twelve Years a Slave),打敗了《地心引力》(Gravity)。

2014/03/1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6 期 作者:塗翔文
日前才剛剛揭曉的第86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描寫19世紀黑人被奴役迫害的《自由之心》(Twelve Years a Slave),在最後一個大獎「最佳影片」上,打敗了連拿包括最佳導演獎在內共7座小金人的《地心引力》(Gravity)。
 
平心而論,兩部影片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類型。《自由之心》講述的是一段曾經發生過的歷史,議題宏大而嚴肅,情感真摯動人;《地心引力》則是標準的科幻片,透過女太空人「求生記」這種幾乎全片皆為獨腳戲的高難度,打造視聽饗宴的新里程碑。兩部佳作,確實各有千秋、旗鼓相當,競賽結果還是端看投票的評審從什麼角度出發做評斷。
 
所以,這也是奧斯卡金像獎最微妙而有趣之處。其實,這個在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電影獎,原名是「美國影藝學院獎」,是由美國影藝學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簡稱AMPAS)超過六千名的成員共同票選出來的。當票選的評審基數大到超過六千人之際,沒有人敢輕易論定誰一定會贏,自然也很難判定獲勝的理由為何。從外媒到台灣,大家議論紛紛的預測或分析,說白了,原因都出自於它的「不確定性」。
 
科幻片無緣奪最佳影片
 
因此,若要說《自由之心》勝過《地心引力》以及其他7部入圍影片的理由,輕鬆舉出8個10個,皆非難事;但這也僅只能說是我個人觀點的臆測。《自由之心》以樸實而不煽情的手法,詮釋那段曾讓美國人不願面對的歷史,不卑不亢,又充滿史詩格局。
 
相較之下,奧斯卡史上從未把最佳影片頒給「科幻片」,說是宿命也好、偏見也行,似乎它總被視為是娛樂性高過藝術性的一種片型。即使墨西哥籍的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穩穩地奪下了一座最佳導演獎,也依舊無法讓《地心引力》打破小金人紀錄,成為史上第一部攻頂的科幻片。
 
每一個獎的得獎結果,永遠都不可能代表真理,尤其奧斯卡在大數量的評選投票機制下,一向代表的只是美國的主流、甚至是中庸化的觀點。就像今年在典禮上,主辦單位榮耀了75年前的美國歌舞片經典《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但其實193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是《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可是,《綠野仙蹤》片裡的一首插曲《跨越彩虹》(Over The Rainbow),幾乎隨著電影的家喻戶曉,早就成為美國人琅琅上口的「國民金曲」,若從這個角度來看,跨過歷史的洪流,誰贏誰輸,好像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事了。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