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期周年慶通路活動

南方朔:國家的邪惡!

軍中的效忠服從文化,形成一種奇怪的風氣,只要不乖順,很容易遭惡整,久而久之,形成一種濫權的習慣。現在爆發洪仲丘案的大醜聞,給我們的啟示是:世上最大的邪惡,乃是國家的邪惡!

2013/07/3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30 期 作者:南方朔

對於「邪惡」這個問題,東方人的思考相當表面。我們多數人都仍然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的層次,認為邪惡只是例外和偶然,至於最嚴重的「政府邪惡」,從來就沒有被人想過和談過。

 

而這個問題在西方的討論就多了。早在古希臘時代,歷史家修西蒂德斯等人就已提出戰爭的野蠻邪惡;基督教興起後,也強調人類的脆弱性,經常不能抗拒邪惡的召喚。到了現代,看多了各種制度性的歧視、殺人、壓迫,人們已知道毀滅別人的心理乃是一種固定的人性黑暗面。現代討論心理黑暗最深刻的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著作《卡拉馬助夫兄弟》裡就說過:「惡魔已不存在,但人已根據自己的形象將他再造。」以前科學家愛因斯坦就很關心人的邪惡問題,他寫信給思想家佛洛伊德提出了他的「大哉問」:在人類心理的演化上,有沒有可能超越殺人毀滅這種心靈的階段,佛洛伊德說,這是不可能的,人就是人,邪惡的死亡衝動,沒有超越的捷徑。

 

邪惡庸常化 集體無感無思

 

有關邪惡的問題,近代又有了進展,最大的進展乃是由納粹法西斯的經驗,人們已發現邪惡與罪惡是會進化的,它會由個人的邪惡發展成集體的邪惡:

 

──政府或政黨會以它掌控了權力的方便,製造出一種以恨為主的意識形態和體制,當人們在這種體制裡,就會形成「邪惡的庸常化」(banality of evil)。

 

──所謂的「庸常化」,乃是指邪惡的事透過宣傳及例行的操作,人們已浸泡其中,非常司空見慣,已視為平常,久了後已不覺其臭,對邪惡已告麻木,開始無感無思,只是盲目的跟著去做。

 

──人類以前做了邪惡的事,我們會看到別人的受害受苦,由於經驗直接,別人的受害受苦,會促使我們去想,心中柔軟的部分會被打動,就比較會節制;但現代社會複雜,人們殺人已不會直接面對受害者,縱使面對受害者,但一想自己只是依法辦事和依命令辦事,就可推掉自己的責任,由於太容易自我原諒,於是現代人的心遂變得既冷又硬又狠,因而體制性的邪惡遂告氾濫,國家暴力這個問題遂進入了人類的時間表。

 

服從絕對化 黑暗快速滋長

 

因此,當代對邪惡及罪惡問題的研究,已不再只是針對個人的人性脆弱,反而更著重體制性和國家這種大規模的邪惡,特別是極右納粹法西斯式的邪惡。近代學者發現,當一個國家或體制,諸如愛國、效忠、服從、紀律等標準被無限上綱化,這個國家或體制最黑暗的一面就會快速滋長,最亢奮的道德裡原本就隱藏著最大的罪惡。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200萬服務業大軍消失中
財訊雙週刊第535期
100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那一年,泳協的一句話  毀了台灣一位奧運級游泳選手

那一年,泳協的一句話 毀了台灣一位奧運級游泳選手
10年往事不甘心,不能再有下個受害者

原本是泳壇備受期待的明日之星,唐聖捷卻在18歲生日那天,因為中華泳協「沒收到通知」,直接被判禁賽。事隔10年,他選擇挺身而出,希望不要再有受害人。

more
外貿協會-企業高階主管實戰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