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金曲獎 「音樂,我呸」?還是「金曲orz」?

看看今年的「典禮主題」,就知道我的意思:「Music iPay」──「音樂我付錢」?如此愚蠢、不知所云的標語,竟也通過層層評估,高懸舞台成為「精神指標」,我恨不得把它譯成「音樂,我呸」。

2013/07/1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29 期 作者:馬世芳
說穿了,在製播單位眼裡,金曲獎頒獎典禮的主角,未必是音樂。它難以代表台灣音樂人的最高實力,卻忠實反映了台灣電視圈的無能為力。
 
不管你服不服氣,平心而論,金曲獎仍然是當今中文世界地位最崇高的音樂獎──說來有趣,這個地位並非金曲獎的初衷,而是一連串歷史因素曲折加總的結果。
 
一九八九年,新聞局舉辦第一屆金曲獎,報名的總件數只有四一○件(到二○一三年第二十四屆,收件數字是一萬一八○四件)。第一屆金曲獎和現在相比,實在是兩個世界:首先報名者必須是中華民國國民,香港、星馬、大陸藝人無緣參加。其次,演唱類入圍者不只是出席典禮,坐在台下等開獎,還得先到華視攝影棚現場演唱,接受評審當場打分;新人獎入圍者更狠,頒獎典禮當天登台演唱,評審現場決定結果。
 
「現場比賽」規定造成不少遺憾:入圍男演唱人的費玉清聲帶開刀,姜育恆在新加坡,入圍女演唱人的葉璦菱也在國外工作,都不能進棚比唱,只能棄權。入圍「演唱組」的小虎隊則「以課業為由」放棄現場比賽,入圍新人獎的張雨生正在藝工隊當兵,沒能在頒獎典禮獻唱(軍中長官顯然不覺得這個獎值得放他公假),他們統統白入圍了。
 
光芒輻射海外中文世界
 
第二屆開始,金曲獎取消「現場比賽」規定,從此只憑唱片決勝負。不過,它還要再等好幾年,才會變成中文世界最受矚目的音樂獎項──九五年金曲獎納入香港公民,九七年開放大陸音樂人與外籍華人報名,九八年完全取消參賽者國籍限制,從此只要唱片在台灣首度發行,不論背景出身,都有入圍資格,金曲獎的光芒至此真正從台灣輻射到整個中文世界。
 
再者,第九屆頒獎典禮有史以來,第一次交給有線電視台(TVBS-G)做現場實況轉播(張小燕、陶晶瑩共同主持,陶子果真是三朝元老),這使金曲獎頒獎典禮擺脫往年行禮如儀的僚氣,脫胎換骨,變成萬眾矚目的「綜藝事件」。
 
從此金曲獎「精神分裂」,「評獎」、「頒獎」一劈兩半:骨子裡,它仍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官辦獎項,評審由官府邀請。關乎「面子」的頒獎典禮,卻是以標案形式「外包」民間電視公司執行,規格愈做愈大,成為娛樂圈年度盛事。儘管公部門補助的典禮執行預算,遠遠不足以撐起那麼大的排場,看在收視率、曝光率的分上,各家電視台仍然前仆後繼競標,再去拉廣告、找贊助貼補不足額。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