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平路:香水物語 打開氣味的門扉

香水的吸引力在於它的難料。你永遠無法預卜,飄過這陣香氛,在某個特定的人鼻子裡,出現的是哪一種遐思?打開的是哪一扇記憶的門扉?

2013/04/1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22 期 作者:平路

後宮甄嬛傳》裡點出了一個事實,香是功效奇大、妙用無窮的東西。後宮中,製香是個本事。用到像春藥一樣讓人迷醉,但也可以用到讓人中毒、讓人不孕。

 

就好像後宮的歡宜香、迷情香、凝露香,溫柔的名字中藏著陰謀。香水的世界裡,誘惑與禁忌,永遠是一體兩面,迪奧出品的香水叫「毒藥」、聖羅蘭的招牌叫「鴉片」。我自己一直喜歡的 Kenzo flower 明明是雅致的淡香水,瓶身設計卻是斜立的一枝嬰粟花,嬰粟花毫無氣味,除了它美豔,未嘗不是與禁忌/誘惑的雙重性格扯上關係。至於徐四金的文學作品《香水》,這隱喻更清楚。小說中,耽美的極致卻隱含殘酷的殺機,那屬於小說家的奇幻想像了……。

 

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裡,搽香水本來存著點心機,也難怪資生堂與王大仁(Alexender Wang)合作的新系列取名Maquillage,法國字根, 中文叫作「心機」。

 

然而,這心機是幻覺?還是自我催眠?期待香水的香成為本身的標誌,變成體香的一部分,或是每個女人的夢想:久了,不搽也嗅得到,隨著體溫變換,渾身散發出誘人的氤氳。

 

「穿」上香水 創造幻覺

 

香水的吸引力更在於它的難料。氣體分子的共振中,香水碰上肌膚產生化學變化,至於接收那一端,勾引出怎麼樣的反應?純屬於個別經驗!因此你永遠無法預卜,飄過這陣香氛,在某個特定的人鼻子裡,出現的是哪一種遐思?打開的是哪一扇記憶的門扉?

 

浮動的香、沉溺的香,是悅人?還是悅己?搽抹香水的境界是,先取悅自己,才能夠取悅別人。不一定是香水裡的化學分子,卻因為本身受香氣觸動,此刻的想像裡,香水已成為自己的體膚。換句話,其實是沉緬其中的神情,眼波欲流,對方也跟著迷醉起來。

 

香水,不像脣膏、粉底,為別人的成分大一些。持鏡梳妝時抹脣膏、塗粉底,那是想像一雙鏡子外的眼睛,擬想別人眼睛所看見的自己。香水,為的多是自己的感官歡愉。wear,我喜歡英文用這樣的動詞,將香水貼身衣服一樣「穿」在身上。「我只『穿』香奈兒五號睡覺」,瑪麗蓮夢露這樣說過。

 

甚至不用搽抹,閱讀香水的成分就讓人墜入異想世界。茉莉、橙花、鳶尾花、紫羅蘭、晚香玉,以及異國風情的藏紅花、虎頭蘭、廣藿香、麝香等等,譬如,我長期忠心的那款Kenzo,植物為基底,材料有保加利亞玫瑰。又如我目前的最愛是Jo Malone。這個品牌強調單純的果味。它停留的效果比較短,忽隱忽現,總帶著幾分縹渺。是的,它符合我眼前的心境:美好的須臾是彩雲易散,它本來不必長久。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