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社會」並不欠這社會什麼

公部門一邊夸夸而言「文創」,撥巨款興建流行音樂中心……,一邊以窒礙難行的法條,對展演空間騷擾取締,這是本末倒置。與其撒錢補助,不如讓這「地下」的空間得以無礙存活,找到出路。

2012/07/1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03 期 作者:馬世芳
一座像樣的城市,總該有讓邊緣、地下的聲音得以噴洩的管道。
真正大度的市民,就算未必能欣賞,也該包容,
唯有如此,這座城市才夠資格自稱「偉大」。 
 
十四年前,我和幾個哥兒們一起寫了一本《在台北生存的一○○個理由》的書,其中一篇叫《活著樂隊》的文章,寫當年搖滾樂團的現場演出環境,標題的雙關語來自Live Band的硬譯。我是這麼寫的:
 
「這兩年,台北的樂團表演場地紛紛倒閉,只剩下愛國東路的Vibe、新生南路的『女巫店』和師大路的『地下社會』還在苦撐。樂團必須將就簡陋的器材和侷促的場地,時時面臨鄰居抗議、警察騷擾,才能累積臨場經驗。若是沒有倔強的執念,這條充滿挫折感的路,不是每個人都走得下去的。」
 
事隔十四年,要不是「地下社會」歇業風波鬧得沸沸揚揚,我已經忘了當年寫過這麼一篇文章。如今Vibe消失多年,「女巫店」二○一一年經歷停業危機,文化局插手搶救,得以繼續營業。「地下社會」跌跌撞撞走到現在,才終於不堪官府一再開罰,決定不幹了。
 
文創卻歸類八大行業
 
如今年輕人「玩樂團」已經不再像九○年代被師長、媒體視為搞幫派混流氓之類的「地下活動」,早已取得「正當休閒娛樂」的合法性了。真沒想到,在這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官府一口一個「文創產業」近乎念咒的時代,那充滿挫折感、必須滿腔倔強執念才能撐下去的,竟不是玩團的孩子,而是屢被不合時宜法令規章擊敗的live house。
 
「Live house合法化」講了許多年,不明就裡者或曰:該登記就登記,消防法規、賣酒執照、噪音管制都該照規矩來,有什麼好吵?殊不知live house在現行法規之中,並無棲身之地,長年來live house都只能以「小吃店」申請執照,不然就得被歸類到「八大行業」。公家稽查人員照著檢查酒吧之類場所的經驗看待live house,若要賣酒就得登記成「飲酒店」,必須搬到商業區才能開業。
 
若是登記成「小吃店」,則營業項目不得有現場演出。live house以學生族群為主要客源,賣票辦演出為主,吃喝只是附帶營業項目,卻要比照「八大行業」規範娛樂稅、酒稅、消防與店內設施。一○年底,經濟部商業司終於新設「音樂展演空間業」項目提供登記,相關消防、建築法規卻始終沒有配合修改,於是徒有營業項目而無營業法規,變成空殼。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