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吳念真:主婦的疑惑

就上面那些疑惑:花農賺什麼?菜農賺什麼?以及我們是在創造下一代的幸福,還是在增加他們的負擔……,請問一下,誰能代我回答?

2010/05/2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47 期 作者:吳念真

拙荊是那種節儉的女人,太多描述怕有吹捧之嫌,所以只舉一個例子:認識她到現在三十年了,沒見過她去百貨公司或什麼精品店買過一件衣服;化妝品更不用說,因為她從不化妝,甚至連一頭白髮也沒染。

插花是她少數的樂趣之一,學過好幾年之後也拿到師資級的證照,不過之前只在家裡「孤芳自賞」,後來應同好的邀約才開始到佛寺、精舍當志工插花供佛。

節儉既然成性,因此她一看到某些常用而且可以長期保存的花材價格比較便宜的時候,通常都會多買一點,用幾個水桶養在後陽台備用,所以兒子對後陽台的形容是「亂七八糟地美麗著」。

「便宜得太過分了」

至於平日家裡的花藝小品則是供佛之後剩下花材的再利用,除非節慶,否則很少看她為了裝飾自家而特別去採購。

前幾天夜裡回家,出乎意料之外發現客廳出現一個很大的花器,上頭誇張地插滿一把大約二十枝深紫色的劍蘭,面對如此罕見的「奢侈」,一向對女人所在意的特殊日子永遠沒記性的我直接的反應是:是不是又忘掉了今天是什麼特殊的紀念日?

第二天早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問,沒想到她的回答竟然是:「哪有?只是便宜得太過分了,不買好像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花農。」

她說那一把二十枝的劍蘭內湖花市賣一百塊。

「一百塊……想想看,花農要種、要施肥、要除蟲、要澆水、要照顧、要摘還要分級,或許還要被中間商賺個幾成,那……花農賺什麼?」她說:「不要說花農啦,你給你兒子一百塊,到現成的花田摘二十枝長度和大小差不多的劍蘭回來,你看他會不會願意!」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平日對任何東西幾乎都錙銖必較的家庭主婦那種出自內心的「不忍」。

更巧的是那天接到一份網友寄給我的mail,附件是一群女性寫的有關生活的「私文字」,她們把那些文章自我解嘲地稱為「歐巴桑的嘮叨」,其中一位女士寫說,有一天她想煮一道咖哩當晚餐,於是去市場買了南瓜、胡蘿蔔、洋蔥、馬鈴薯等等的一些配菜,總共付了五十五塊。回到家當她在處理那些食材時,忽然出現的疑惑竟然和我老婆一樣:五十五塊錢買了四、五樣東西,……那種菜的賺什麼?

這種可能會被許多人在心裡嘀咕是「婦人之仁」的心情,其實我也有過。

比如每次到超級市場的時候,就像精神科醫師所定義的「強迫性行為」那樣,我總會忍不住去看看海產部門所賣的鮮蚵的價錢,而每回的心情好像都沒變,都覺得:好慘!那些蚵農拚老命養出來的蚵仔竟然是這種價錢,那支持他們持續工作的動力到底是什麼?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