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陶冬:中國外匯錯嫁美元郎

中國手中所有的牌其實有限,短期能做的不外乎一哭、二鬧、三上吊,從溫家寶總理的「有些擔心」,到金磚四國聲稱分散投資,再至中國四月份淨賣出美國債,不過是發洩了不滿,表明了立場。

2009/06/3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28 期 作者:陶冬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中國的外匯管理局,對此一定深有體會。
中國坐擁兩兆美元的外匯儲備,但是遇人不淑,所託非人,一不小心嫁給了美元郎。市場估計兩兆元外儲中,至少六○%為美元資產,其中主要是美國國債或政府擔保的機構債券。

 

當美元老公行為不軌時,外儲怨婦的憤恨和鬱悶可想而知。然而出走又是一個不可能的選擇。只要中國拋售幾百億美元的國債,都隨時會觸發美國國債市場的震動。美債崩潰,到頭來身陷其中的上兆元中國儲備同樣遭到浩劫,中國的外匯儲備和美國的國債市場早已坐在同一艘艇上,根本難以全身而退。

再說,和美元先生的日子過不下去了,隔壁的歐元先生以及馬路對面的日圓先生,看上去也不是好東西。外儲太太能做的,不過是發幾句牢騷、拋幾天美債,這其實同夫妻打架時,太太砸個盤子或揚言出走區別不大。走,又走到哪裡去呢?

於是外儲太太開始尋求精神寄託,與幻想中的情人拍拖。亞元和IMF的SDR(特別提款權)便成了熱門話題。亞元作為亞洲資本輸出國的貨幣代表,理論上是有可能同美元、歐元分庭抗禮的本錢,但是實際上卻必然難產。亞元的主推者是日本以及深受日本影響的亞洲開發銀行(ADB),這就決定了與日本在國際舞臺上明爭暗鬥的中國的態度。若中日兩國不能像當年德法推歐元那樣齊心協力,亞元根本沒希望出生。亞洲各國的政治形態、經濟發展、宗教文化的差異性極大,歷史上的糾葛仍留下不少難以逾越的鴻溝。

歐元從五○年代開始議論到一九九九年正式發行,花費了歐洲四十多年的時間。當時美國是一個資本淨輸出國,無需懼怕一個新興的貨幣競爭對手。如今美國卻是失去信用的借貸大國,必然為扼殺萌芽中的亞元而無所不用其極。

IMF的SDR,比起亞元至少已經是一個現實的存在,不過它具有虛擬貨幣的一切缺點。SDR只是一個貨幣提款機,並無任何資產作為支持。財富不僅要有貨幣形式,更要有儲蓄載體才能生存。換言之,外匯儲備購買的不僅是美元,而且是(也必須是)美國債券、股票、房地產等資產。另外,現實貨幣如美元,被作為交易貨幣不停地在民間流動交換著。民間商業活動中的需求,乃是現實貨幣的靈魂。虛擬貨幣如SDR,不過是央行的籌碼,平時沒有流動性,危機時央行們又多進行同方向操作,難有對手盤。

亞元、SDR等虛擬貨幣,好似世界語(Esperanto),美麗但無根,合理卻未必能夠存在。

外儲太太與虛擬貨幣之間的情緣,相信不過是一廂情願的精神戀愛,頂替不了現實中的美元先生。無論是亞元還是SDR,筆者認為只是一時之話題,而無法成為有足夠容量、全球範圍的新儲蓄載體。

嫁錯郎的中國外儲,手中所有的牌其實有限,短期能做的不外乎一哭、二鬧、三上吊,威脅一下而已。從溫家寶總理的「有些擔心」,到金磚四國聲稱分散投資,再至中國四月份淨賣出美國債,不過是發洩了不滿,表明了立場。然而這並不代表外儲以後可以不再買美國債,也不代表它們打算全面拋售現存的國債倉位。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