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經濟展望系列論壇台北台中場

陳耀昌:同位素˙輻射屋˙癌

老美的「反恐」,真是做得滴水不漏;而且效率真高,不到半小時,同位素的種類和數量都一清二楚,真太厲害了。去年倫敦發生的俄羅斯間諜誤吞價值兩億的釙210輻射中毒的死亡謀殺事件,顯然讓老美心生警惕。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0 期 作者:陳耀昌

去年底,我在美國西岸某機場,好不容易領到了行李,正要出關,結果才走了幾步路,突然聽到「嗶」的警笛聲,大約十公尺外的一個女性安全人員不怎麼友善地向我揮手,我立刻緊張起來。
「你有同位素,我們得檢查一下。」(還好我是醫生,否則一定聽不懂同位素isotop這個拉丁字)。她接著說:「量不高啦!最可能的是你最近曾接受某些醫學治療或檢查,不過我們還是得鑑定一下。」原來她拿著「蓋格輻射測試器」。
我猛然想到,大約三個星期前,我做了鉈201的心臟灌注試驗,於是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她。一位年輕帥哥拿著另一個我不懂的儀器,弄了差不多十分鐘後告訴我:「沒錯,是鉈201,量不多,你可以走了!」
這個經驗令我印象太深刻了。老美的「反恐」,真是做得滴水不漏;而且效率真高,不到半小時,同位素的種類和數量都一清二楚,真太厲害了。去年倫敦發生的俄羅斯間諜誤吞價值兩億的釙210輻射中毒的死亡謀殺事件,顯然讓老美心生警惕,注意到「輻射汙染」也是一種恐怖行動,像「炭疽病菌」的傳播一樣,甚至其嚴重性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後我可以寫一篇小說。某國派出一個自殺式恐怖分子,利用一小時的時間,把半衰期很長、輻射性很強的某種同位素,在敵國最大城的車站、機場、大學、百貨公司都灑上一些,再把剩下的容器丟入該城市的上游水源,然後自己也投水自盡,因為反正本人也難逃受到輻射汙染中毒而死,也算是湮滅證據,並擴大汙染效果。
隔幾天,這城市會出現一些怪病,一定弄得人心惶惶,等到真相大白(這可不容易),大概嚇得這個城市至少好幾年沒人敢住。何必研發什麼核子彈頭,敢死隊就是輻射性同位素最好的攜帶器(carrier)!不過前提就是要有能力製備或取得「半衰期長、輻射性強」的同位素。台灣的機場安全檢測將來要不要也檢測來客有沒有攜帶同位素,我想很值得當局思考,而且要趁早培訓這方面的專才,至少要有備無患,這才是現代的戰爭模式,「不對稱戰爭」的思維。
在過去十年左右,同位素在醫學上的用途不論是診斷或治療,種類大為增加,人數也大為普遍,例如有懷疑冠狀動脈硬化(就是有可能發生心肌梗塞或心絞痛)的病人,在決定是否做冠狀動脈支架或血管繞道手術之前,幾乎都會先做我上述所說的鉈201心臟灌注試驗。將來和我一樣被美國安全人員偵測到「輻射金光閃閃」的台灣人,相信不會太少。最近醫學界在研究以同位素檢查來診斷帕金森氏症、肝硬化……等等。這些新式診斷,其實也是生醫科技的進展與商機。
以放射性同位素來做檢查,強調的是「放射性低,半衰期也快」,所以安全性高的同位素,例如鉈201,半衰期是七十二小時,所以三天之後,放射性剩下一半;依此類推。我的美國機場驚魂發生於檢查之後的十五天,所以身上還殘存三十二分之一的放射量,所以可以偵測出來。
以同位素放射出來的量來殺死癌細胞,其來已久,就是「放射治療」或簡稱「放療」。按說,這些放射性物質的管理當然是應該非常嚴格的,以免造成輻射汙染。可是台灣竟然發生了世界上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的建築用鋼筋被鈷60汙染,這就是一九九二年左右震驚台灣社會的輻射屋事件。
輻射屋事件自九二年迄今十六年了,台灣的街頭上曾經出現一八五棟以上的輻射建築,一千六百多戶的輻射屋,估計有近一萬人曾經在輻射屋中居住、上班、上課。這其中除了公家單位、國宅與學校已經拆除重建外,其他大多數輻射屋依然存在,許多民眾進出輻射建築而不自知。這批鈷60汙染的輻射鋼筋來源好像是八二年左右自國外進口的,到現在似未聽過哪位政府官員因此辭職負責。鈷60的半衰期是五年三個月,所以到八六年左右其輻射量剩下四分之一,至○六年為止,大約還有原來的六十四分之一,雖已大幅降低,但尚未成為過去式。
輻射屋事件發生以後,大家最關心的是居民的健康問題,特別是有無癌症發生或慢性的器官機能障礙。
衛生署委託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自九三年十一月到九四年十二月進行的「民生別墅住戶額外輻射線暴露健康危害評估與流行病學調查計畫」,陽明醫學院公共衛生研究所張武修教授是這個問題的主要研究者。他的結論大致是一、在輻射屋居住或就讀的學童,染色體的變異確實高出一般民眾。二、對於罹癌率是否增加,他的結論則極為模糊。
有一篇張教授○五年受訪的文章。他表示,理論上,罹癌「機率」會增加,但引起腫瘤或癌症的外在環境因子除了輻射外,尚有多種,也必須考慮個人體質(內在之基因特質),而且在台灣大約有三○%的人,終其一生可能罹癌。因此,「欲確定某癌症是否由輻射暴露引起,有其困難之處」。這論點,我也同意。然而,輻射屋居民罹癌的年度發生人數,一直未見有正式報告,因此自然也就沒有統計學上的分析,或與一般罹癌率之比較。這不能不令人覺得,數據與資料似乎有所欠缺。
然而,在我的病人之中,就有兩位二十歲以下的白血病或淋巴癌患者,曾經是輻射屋居民。他們發病年代,則在輻射暴露的五至十年之間,倒是相當符合廣島長崎原爆後居民發生白血病或淋巴癌之高峰期。
更令人注意的是,我還有一位中年女性病人,八四年至九二年在台北市中心一棟高劑量輻射屋辦公室工作。她在九九年到我的門診,診斷為血小板增生,雖然不是血癌,但其實就代表骨髓造血幹細胞的基因突變及細胞異常。到了○二年,她又檢查出乳癌,並接受乳房切除手術及化學治療。而據她說,在同一辦公室內,她有八個女同事,○一及○二年就有三位被診斷出乳癌,而且這些人都沒有乳癌的家族史,這難道只是巧合嗎?然而,沒有聽說其他輻射屋女居民有明顯增加罹患乳癌的訊息。
所以這些罹癌的輻射屋居民,一直無法申請到任何國家賠償,而只能無語問蒼天了。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在美國賺大錢的台灣好公司
財訊雙週刊第525期
直播暴紅完全手冊
財訊趨勢特刊第66期
熱門文章
陳耀昌:何以台灣陳、林、黃、蔡特多?

陳耀昌:何以台灣陳、林、黃、蔡特多?

這陳、林、黃、蔡四姓,都是源自中原,但現在在北方卻甚少,集中南方,特別是台灣,何故?

more
財訊雙週刊32期 送 樂德鍋蒸炒雙享鍋32CM 價惠價3,999元
財訊雙週刊26期 +英語島雜誌 一年12期 優惠價3,280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