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何不追求城邦理想?

民族國家的定位,必然造成主流對非主流民族/族群/地區的壓迫。雙方最常使用的藉口分別是「國家統一」及「民族自決」,雙方也更不容易放棄虛矯堅持及所謂「固有領土」。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0 期 作者:孫慶餘

三月份的總統大選,果然沒有「鐘擺效應」,民進黨仍然「求基本盤而得基本盤」,把中間選民拱手讓予馬英九。選舉結果,不只外省人當選不了總統的「省籍魔咒」破除,自認具有七○%民意後盾的「急獨魔咒」也跟著破除。再加上四月份兩岸「胡蕭會」達成「擱置爭議,共創雙贏」共識,台灣藍綠各黨都面臨了國家再定位的迫切問題。 台灣的國家定位一向是「民族國家」。無論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或民進黨的台灣國,或甚至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指的都是互斥而非包容的民族國家。這種只有兩百年歷史的國家型態,強調「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完整國土,完整主權」,不只主流民族躍升國族,成為境內各族的支配民族,而且中央政府壟斷主權,不准獨立或對獨立行動予以征服。 這種民族國家的定位,必然造成主流對非主流民族/族群/地區的壓迫。雙方最常使用的藉口分別是「國家統一」及「民族自決」,雙方也更不容易放棄虛矯堅持及所謂「固有領土」。於是,明明有名無實的南斯拉夫已經解體,塞爾維亞人卻拒絕波士尼亞脫離,取消科索沃自治,挑起兩次族群大屠殺。明明一九四九年前的「中華民國一中」已不存在,海峽兩岸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分立,中共卻堅持台灣為該國國土,否定中華民國台灣。同時由於中共否定中華民國,民進黨及狹義獨派也自行否定中華民國,在台灣形成「兩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對抗。 民族國家原是浪漫主義的夢土,是近代美學「想像的共同體」。但它誕生之前,大多經過向帝國爭取獨立的漫長廝殺,誕生之後,又走向對內族群壓迫及對外各國爭雄的暴力道路。僅僅廿世紀,人類就見證了兩次世界大戰,一次東西方冷戰,以及冷戰結束後各國內部更劇烈的族群傾軋。這些都是民族主義的苦果,是民族偏執、主權偏執、統一偏執及自決偏執的傑作! 面對這些偏執及「兩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對抗,台灣選民在二○○○年選擇了政黨輪替,讓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主流族群與非主流族群關係對調,讓中華民國不再只是外省人的中華民國;然後,又在二○○八年選擇了政黨再輪替,讓台灣(或本土)不再只是本省人的台灣。與其說兩次選擇各代表「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中華民國及台灣國)的勝利,不如說是代表「亦此亦彼,非此非彼」的勝利,也可以說是城邦理想而非民族國家理想的勝利。 事實上,愈來愈厭煩「兩國對決」的台灣選民,已經逐漸傾向城邦思考,改變民族國家思考,亦即滿足台灣的小而美,接受內部都是一家人,對大中國只有實用主義態度而無幻想,自認是國家,卻不太計較國名及主權、疆域定義,不願陷入偏狹的族群或認同爭議,只要自由、繁榮、生存確保就好,為了生存,大家更願克制極端主義,保持適度彈性,對國民黨過時的大中國主義固然不欣賞,對民進黨激進的台灣民族主義同樣不贊同。 人類史上,城邦(在東方只有酋邦)、帝國及民族國家交替出現,城邦對世界文明的貢獻卻獨多。因為城邦培養「公民」而非「臣民」,自由而非因襲,正義而非服順,「多」而非「一」,共和而非獨裁。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古典悲劇喜劇是希臘城邦的產物。達文西、米開朗基羅、馬基維利是義大利城市共和國的產物。史賓諾莎的啟蒙思想及格勞秀斯的國際法是荷蘭自治市產物。米開朗基羅學生瓦沙里在其不朽名著如此描述他的時代:「佛羅倫斯的空氣令人心胸坦蕩、自由,而不甘於平庸。」這正是一切城邦成功的奧祕。羅素的《西洋哲學史》也說:「即使是亞里斯多德,也看不出其他體制比城邦有更多優點。雅典公民在最好的時代享受了最大的自由。當希臘人先臣服於馬其頓,又臣服於羅馬時,他們獨立歲月的那些傳統也喪失了蓬勃生氣。」而城邦為何走向衰亡?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撒戰史》指出,當雅典追求帝國理想而向外挑釁時,斯巴達開始恐懼,希臘兩大城邦集團的對抗於是不可避免,其結果便是整個希臘世界的衰亡。馬基維利的《佛羅倫斯史》同樣指出,十三世紀貴族與平民的共和,為佛羅倫斯開啟了盛世,但後期貴族與平民兩大族群各趨極端,共和國在一次次流血內亂中分崩離析,終至亡於外患。 與此相反,威尼斯提供了完全不同的偉大典範。它因竭誠吸納西羅馬滅亡後流落的人才而崛起,本身不但成為古羅馬共和的承先啟後者,而且創造了城邦第二度黃金時代(希臘及希臘化的第一度城邦黃金時代被羅馬帝國終結),北義大利許多城邦奇蹟,都在威尼斯帶動下形成,是「威尼斯之子」。同時威尼斯又是「拜占廷最寵愛的嬌女」,因為威尼斯富於彈性,先後週旋於神聖羅馬帝國、拜占廷帝國、鄂圖曼帝國之間一千年,不但完好如初,而且三面獲利,在拜占廷陷落後,東羅馬的流亡人才又群集於威尼斯。威尼斯能身兼古代文明集大成者及近代商業、文化制度主要締造者,絕非倖致。 威尼斯何以歷久不衰?因為它是第一個全球化國家,永遠從世界眼光看自己,不囿於自我中心。它與各大帝國保持等距及交換關係,從不強出頭及自尋死路。它善於內部勢力平衡,政治是高明的藝術,雅典與佛羅倫斯的覆轍從不輕蹈。它滿足於安全的海上位置,從不擴張及追求霸權。它不需要四處張揚主權而自然擁有主權,因為它保持中立、維持強盛、自利利人又無礙於人。 對於台灣來說,威尼斯時代雖已遠去,但威尼斯的典型仍在。台灣的微妙地理位置類似威尼斯,台灣的內部平衡需要學習威尼斯,兩岸「胡蕭會」達成的共識也接近威尼斯。既然民族國家的定位不適於今日台灣,二○○○年來台灣選民也偏好城邦理想,藍綠各黨何不跟著追求城邦理想?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