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從「統治」走向「治理」

「同樣是我過去執政的一批人,怎麼做得那麼爛?」答案之一是,李登輝與蔣經國的威權領導時代已經一去不返,答案之二是,「退居第二線」的馬式領導風格造成領導散漫及逃避領導答案之三是他們沒有學習從「統治」走向「治理」。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0 期 作者:孫慶餘

馬政府上台不過兩個月,「馬上好」神話破滅的速度比陳水扁時代快。政府及內閣許多表現不只手忙腳亂,甚且荒腔走板,讓民眾一再看破手腳。民眾終於發現,期待好人政府取代貪腐政府,馬上創造奇蹟,根本是民主夢幻。當新舊政府都無法解決政經困境時,解決的希望只好落到民眾身上。 這就是說,民眾愈對政府失望,愈要自己起來救贖,如:隨時表達民怨,緊盯政府行動,把國家成敗當做自己成敗,政府荷包看成自己荷包。民眾能讓無能的政府更少機會亂做,政經困境的集體存活率及復甦率反而愈高。因為只有民眾最了解民生疾苦,也最熟悉「政府無能,害慘百姓」。 千百年來,民眾都馴服於「統治」觀念,認為自己是被統治者,政治的清明及生活的改善有賴慈惠統治,因此「聖君賢相」的信仰牢不可破。當清廷腐敗,就奢望民國,當陳水扁不行,就奢望馬英九。問題是,民主政治是民眾參與的政治,「統治」的觀念並不符合民主時代。愈是民主的國家,「統治」的舊觀念愈是讓位於「治理」的新觀念。最近流行的「CEO治國」,亦是「治理」或「善治」的同類詞。 「政府」的西方原意是「統治」,因為政府起源於封建專制。那什麼是「治理」?就是政治國家(政府)與公民社會(民間)的合作,政府不再是權力的獨霸者,而是分享者及分工者,大家各司其職,各有責任,政府變身為有效的管理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發號施令者及片面決定者,政府的決策也不再依循舊式行政邏輯,而是根據市場原則。「治理」的一句名言就是:從現代公司到大學到社區,要高效有序的運行,可以沒有「政府統治」,卻不能沒有「治理」。 馬政府及扁政府的失敗都在於,台灣已進入「治理」的時代,他們卻停留在「統治」的格局,迷信「好人」、「好黨」上台就能解決問題,政府與民眾的關係是「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這種迷信,正好落入精英統治的迷障,以為只憑幾個人關起門來「數字管理」、「博士治國」就行,殊不知民間知識及常識的豐富早已今非昔比,民眾根據市場原則(其中包括人性及感受)推斷政府行為經常精準無比,一旦政府自行其是或違反常識,民眾的失望立即反映出來。 股市自五二○的淒慘下跌,蘇花高興建的一語生波,社會對政府抗通膨的不信賴(因為政策還是經濟成長掛帥)等,無不說明自以為是的精英統治在台灣早已沒有市場,「權力的傲慢」更將自取其辱。馬政府、劉內閣要學習的正是如何「治理」,如何結合政府與民間智慧,通力解決問題,而不是如何「統治」或重建舊威權。 馬政府上台一個月半才首次間接評論的李登輝,質疑新政府經濟政策失去方向,如在五里霧中,「同樣是我過去執政的一批人,怎麼做得那麼爛?」答案之一是,李登輝與蔣經國的威權領導時代已經一去不返,從二○○○年政黨輪替那一刻就走入歷史。答案之二是,「退居第二線」的馬式領導風格造成領導散漫及逃避領導(逃避責任),如同拿破崙說的「一隻綿羊領導的獅子軍團不能再稱為獅子軍團」。答案之三是他們沒有學習從「統治」走向「治理」。從「統治」走向「治理」,有血有肉的民意比單純民調更為重要,相關公民團體的反應亦極重要。例如政府連連轉嫁油電瓦斯成本,有問補貼政策照顧不到的絕大多數小民受到多少傷害嗎?轉嫁引動的民生物資連鎖漲價效應,主政者真的沒有過低估計嗎?又例如政府一意引進陸資,把台灣經濟的第二春寄望於陸資,一如「外交休兵」寄望於中共,這沒有太一廂情願嗎? 馬劉諸人似乎沒有注意台灣是資本輸出大國,吸引台資留下、回流及外資來台,比吸引陸資更為重要,因為陸資幾乎等於「主權基金」,中共是背後黑手,當中共對台意圖仍無太大改變時,馬政府的「脫美入中」設計(與明治維新福澤諭吉的「脫亞入歐」倒反)不會覺得太冒險嗎?不會發現台灣有愈來愈多人憂慮馬政府不是要出賣台灣,而是可能不知不覺把台灣賣掉嗎? 馬政府的「外交休兵」,必須先經過三大考驗,一是台灣僅餘的廿三個邦交國,中共有沒有繼續積極或消極挖牆角?二是中共如何因應「一中各表」問題?如果大陸人員連在台灣都拒絕看到中華民國字樣,或北京奧運把「中華台北」逕自改成「中國台北」,那兩岸間還有「存異求同,共創雙贏」這回事嗎?三是中共國台辦新主任王毅宣稱中國不接受台灣正式加入世衛組織(WHO),那什麼是非正式?就是附屬在中國之下,受中國垂憐,隨中國喜怒而搖擺嗎? 「外交休兵」若不可行,引進陸資就需更加小心。政黨輪替可以重來,台灣失去卻是「再回首已百年身」。自稱「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馬政府,對此絕對沒有「完全自由」。台灣民眾「民主救贖」的責任所以重大,其理在此。馬政府之所以必須從「統治」走向「治理」,其理同樣在此。 熊彼得的民主理論,把民主貶值為一種「程序」,選民的主要參與是投票,「主權在民」只是一個夢幻,民主政治無異「政客統治」。這種政治要求騙票技巧,精湛演技,騙票到手就翻臉不認人,或如盧梭說的:「選民投票時是主人,投完票後又變回奴隸。」而不幸,這種熊彼得式民主在新興民主國家異常風行,台灣亦不例外。它對現代選民創巨深痛的教訓就是:政客都是一樣的,政黨輪替不是什麼靈丹妙藥,民主如果有希望,希望應該在民眾身上,民主如果有救贖,也只有依靠民眾來救贖。 換言之,從「統治」到「治理」的轉換,就是讓駕馭國家機器的主動權重新回到民眾手上│不是大革命般的暴亂民眾,而是目標一致且能發揮共同治理的知識社會民眾。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