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印和闐:誰是這個世界的老闆

下一波國際投資最有上漲潛力的就是各國攸關國計民生的戰略產業,最好同時又是主權政府不小心放棄多數控制權的標的,像是香港的領匯房地產基金、台灣的中華電信,其他類似的標的也通常會在銀行、公用、基礎建設等產業出現。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0 期 作者:印和闐

一年半前的二○○六年九月十八日,前摩根士丹利中國經濟師謝國忠,發了一封內部專用的電子郵件,討論新加坡是否已經成為中國貪官洗錢的天堂,但終究被傳到外界,立刻惹火新加坡政府,為了不得罪重要客戶,縱使謝國忠在摩根士丹利再紅,也不得不離職走人。投資大行惹毛政府的例子很多,最近高盛的一位分析師,居然發表報告指稱台灣總統大選如果國民黨當選,台股就可以上萬點,如果民進黨選贏,就會暴跌到六千六百點,結果高盛頂多被台灣政府警告一下,那位分析師根本沒事。
同樣是有干涉內政嫌疑的舉動,為什麼摩根士丹利那麼在乎「鼻屎大小」(前外長陳唐山如此形容新加坡)客戶的感受,高盛卻對於台灣政府的抗議沒什麼反應,而台灣政府面對高盛的不理不睬,卻好像也不能怎麼樣?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台灣政府既不是這些投資大行的重要客戶,更不是這些投資大行的老闆。
事實上,英國美女作家諾瑞娜‧赫茲(Noreena Hertz)寫的《當企業購併國家》暢銷書,強調在○一年,全世界百大經濟體有五十一個是企業,只有四十九個是國家;有些國家的政府在企業面前根本毫無籌碼。比較極端的例子是捷克,這個國家最大的電話公司,是西班牙電信持股六九%的子公司,兩家最大的銀行控制在奧地利人手上,最大的菸草公司叫Philips Morris,不用特別解釋也知道,這是美國母公司持股七七%的轉投資,最大的製藥企業與輪胎廠控制在荷蘭人手上,最大的幾個電子工廠老闆是台灣人。只要其中兩到三個老闆決定把在捷克的企業關掉,就足夠讓捷克經濟崩潰,捷克目前預算與外貿又是雙赤字,企業合不合作是政府能否運作的關鍵。
捷克人口一千萬,新加坡人口頂多六百萬,可是新加坡政府真的不一樣。人家旗下的(GIC)在○二年買了英國機場管理公司(BAA plc)部分股權,○六年吃下英國巴克萊銀行部份股權,○七年吃了瑞士銀行九‧九%的股權;另外一家投資公司淡馬錫則成為美林證券的大股東之一,香港李嘉誠旗下和記黃埔全球超過一百個碼頭,它也有二○%的股權,亞洲最大地區銀行之一的渣打銀行,它也有將近二成的股份,泰國前總理塔信家族的Shin電信股權,也因為被它買走而造成人家軍事政變,中國四大銀行中的建設銀行與中國銀行,淡馬錫也是策略股東,不但賺到資本利得,還賺到對眾多大型國際企業的影響力,人民還可以因此退稅,獲利非常豐碩。
寫到這裡,我們就可以理解,如果台灣政府手上有那麼多國際投資銀行的股權,或是透過國際投資銀行買賣那麼多國際股票,那麼高盛證券的分析師絕對不敢在台灣選舉前如此猖狂。國際上講的永遠是實力,新加坡或許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它掌握了世界上許多重要企業的股權,許多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戰略企業,在許多國家都被強大企業威脅的國際背景下來觀察,其實它是一個區域大國,謝國忠在摩根士丹利那麼有影響力,惹到新加坡就是立刻下台,新加坡政府對各大企業角力賽運用巧妙,是最主要的關鍵。
當債務吞噬國家,或是當企業購併國家的趨勢蔓延之際,以黑格爾的話來講,就是會出現一個反面的力量,來進行辯證,這個力量就是主權財富基金。在我們生存的這個年代,主權是否真的獨立,不是看有沒有公投過一個自己的憲法,也不是看有沒有足夠的軍隊以及一面屬於自己的國旗,而是看一個國家是否可以掌握住足夠的企業股權,去影響其他國家,否則就是不斷被人家干涉內政。
就這個標準看,中國政府的戰略很清楚,四大國有銀行、三大保險公司、三大石油公司、四大電信公司等重要企業超過七○%的股權全部在自己手上,這樣國家的實質主權就不會有旁落的可能;香港政府就做的不是那麼漂亮,關係香港眾多公共商場的領匯不動產證券,被香港政府賣到所剩無幾,結果被有心炒作的倫敦兒童投資基金(TCI Fund)吃到一八%,前五大股東持有超過五成的股票,一旦新上任的管理層受到幾個大股東的影響隨意加房租,香港的社會秩序恐怕不好維持。
同樣的狀況在台灣,兩個可能被其他國家主權基金攻擊的標的已經出現,一個是目前獲利良好的中華電信,台灣交通部目前處分到只剩三五%,如果加上國壽、新壽、南山以及台灣大的持股也不過四一%,若遭到其他國家的主權基金或是大一點的避險基金攻擊,中華電信的經營權是有可能易手。以中華電信目前近二五○億美元的市值觀察,就算用兩倍的價格買,也不是太貴。另外一個是台灣高鐵,除了重要性不輸中華電信外,它的股東結構比中華電信還要分散,雖然現在還在虧損中,可是它的競爭優勢遠高於目前所有的競爭者,一旦遭到外資或其他主權基金購併,台灣交通動脈拱手讓人,政府也沒有什麼防禦能力。
全球各國新一輪的戰爭已經開啟,不是靠子彈,而是銀彈,哪個國家可以搶下重要企業的主導權,就是搶下對別國的影響力。當中國投資公司與新加坡的GIC認購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新股去併購荷蘭銀行時,德國總理梅克爾破天荒的在歐盟會議中稱為嚴重事件,認為這是對歐盟主權的侵犯,必須商討對策,以防範戰略產業遭到購併。在中國與新加坡再下一城的同時,主權基金的運作已經受到更多的注意。
各國政府已經警覺到沒有主權基金的風險,連投資態度最保守的日本政府都開始討論成立主權基金的議題,因此在這個新趨勢下,投資海外的投資人必須掌握最新的投資趨勢,也就是各國可能被主權基金趁隙攻擊的戰略產業。通常而言,這樣的產業也最符合主權基金的需求,就是風險低,收益穩定,在這個意義下插旗占領與穩健投資,只是一個動作的兩個不同說法而已。
釐清這個國際趨勢,就會理解,下一波國際投資最有上漲潛力的就是各國攸關國計民生的戰略產業,最好同時又是主權政府不小心放棄多數控制權的標的,像是香港的領匯房地產基金、台灣的中華電信,其他類似的標的也通常會在銀行、公用、基礎建設等產業出現。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