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季節耳朵忙
一樣的選舉 不一樣的品味

一場選戰打下來,競選歌往往跟歌手發片一樣,還會陸續推出第1波、第2波、第3波主打歌。不過,至少我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聽到值得記憶的競選主題歌了。

2014/11/1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3 期 作者:馬世芳

大選將至,宣傳車滿街跑,循環播送的錄音除了「拜託拜託」,總要穿插一段競選歌。市議員選舉的規格畢竟搆不上市長等級,主題曲專門聘人重寫的不多,大半是拿現成的歌來用。

比方我家這邊吧:有一位議員參選人借用了萬芳《一切如新》的副歌,每半分鐘唱一遍「迎向美麗的人生/趕走心裡憂愁」。另一位則是改編「大同大同國貨好」的廣告歌,把歌詞主角從電鍋換成他自己。宣傳車繞過去再繞回來,每天總要聽上幾10遍,2首歌聽得耳朵都要長繭了,候選人姓啥名誰,卻始終沒聽清楚。

八○年代之前的「黨外」政見發表會,進場、散場總要放放《雨夜花》,鋪陳悲壯情緒。《補破網》、《望春風》、《黃昏的故鄉》也是這類場合的「指定曲」。音樂先煽起集體的鬱憤,等台上講演,說起台灣人被欺負的種種苦處,大家眼淚就掉下來了。10月初甫逝世的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便曾回憶:當年政治受難者家屬「代夫出征」的群眾聚會場合,輪到傳遞募款箱的節目,擴音器總是放《望你早歸》,眾人便一邊抹眼淚一邊爭相掏錢往箱裡扔,捧箱子的人簡直來不及接。

昔日百花齊放 傳唱極廣

不過,早年那些「競選歌」,畢竟借用現成的多,全新原創的少。徹底改寫台灣競選歌曲歷史的「里程碑」是1994年,陳水扁、趙少康、黃大洲三雄競逐首度民選台北市長。

阿扁這邊是潘麗麗演唱、路寒袖作詞、詹宏達作曲的《春天的花蕊》,趙少康那邊是李建復演唱、小軒作詞、譚健常作曲的《大地一聲雷》(它也變成了剛剛成立的『新黨』黨歌),前者婉約清新,後者激亢雄壯,兩首歌緊緊扣住不同族群的集體情緒,傳唱極廣,餘熱甚至持續到大選之後許多年。

《春天的花蕊》唱的是:

汝是春天尚美的花蕊/

為汝我毋驚淋甲溼糊糊/

汝是天頂上光彼粒星/

陪汝我毋驚遙遠和艱苦/

春天的春天的花蕊歸山墘/有汝才有好香味/

暗暝的暗暝的天星滿天邊/

無汝毋知叨位去/

《大地一聲雷》則高唱:

我們心中開滿自由的花/

我們雙手點燃民主的光/

讓我民主的台灣照耀中華到永遠/

我們一步一步一腳印/

我們千人萬人一條心/

捍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大中華!

歷經20年曲折,現在重聽,那截然不同的風景和情感恍若隔世。再想想兩位頭人各自的作為和遭遇,怎不令人唏噓。

另一件「選舉音樂史」的大事,起自九八年阿扁對決馬英九的那次台北市長選戰:「造勢晚會」政治人物上台講演,多了現場鍵盤演奏的「情境配樂」,煽情效果大大加分。到2000年以及○四年兩次的總統大選,這種「造勢晚會現場配樂」手法愈見純熟,漸臻化境:每位重量級人物出場,就像布袋戲角色,有固定的出場音樂。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