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薪酬委員成退休高官俱樂部? 「錢多、事少」二○一二第一爽缺

以「打肥貓」為主要任務、今年開始上路的上市櫃公司薪酬委員會,創造出五千個職位,估計付出二十五億元薪資。有趣的是,這項「財經專業」的工作,竟然吸納三十七位不分藍綠的退休高官加入,儼然是一幅綿密的政商人脈大地圖。

2012/01/1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89 期 作者:郭庭昱

進入景氣不明的二○一二年,升斗小民正為了能不能保住工作而擔憂時,一項需求高達五千人的新職缺出現,工作需求如下:一年開會約四次、每次開會通常不超過三小時、年薪少則八萬至十萬元,一般約三十萬元至一百萬元不等,視企業規模而定,頗為符合「錢多、事少」。若保守以每人年薪五十萬元計,上市櫃公司付給這項工作的總薪資高達二十五億元。

原為監督肥貓所設計

這項令人怦然心動的工作,叫做「上市櫃公司薪酬委員」;起源是金融海嘯以來,領高薪的「肥貓」引發社會大眾公憤,他們都是大企業的CEO或高階主管,公司績效不彰甚至巨幅虧損,卻坐領高薪,例如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壽險業及汽車業大老闆,坐著私人飛機去華盛頓請求紓困等等,可說是「占領華爾街」運動的濫觴。

隨著全球對公司治理的要求,台灣版的「反肥貓條款」也應運而生,《證交法》規定,所有上市櫃公司都必須在一一年底之前設立「薪酬委員會」,消極面的作用在於防止企業虧損、董監事卻坐領高薪;積極面有二大目標,其一是維護員工應有的權益,例如無薪假、或薪資調幅是否合理等等;其二是保護股東權益,例如某些高獲利的企業,員工分紅比率過高等等。總結來說,董監、高階主管、員工分紅是「打肥貓」最重要的任務。

薪酬委員的資格須專業、且具五年經驗,低於三分之一的委員得由公司董事擔任,包括學者、專職人員(法官、檢察官、律師、會計師)等,均為熱門人選。但專職人員多有利益迴避問題,因此獨立董事兼任、學者或專業經理人成為主流。

依照精宏投顧統計,包括美國、英國、香港皆設有薪酬委員會,但僅有高階主管獎酬的建議權,實際上核決獎酬的權力還是掌握在董事會手上,台灣亦然。若非十分重視公司治理的企業,很難確實執行。

最重要的一點是,薪酬委員和董監事不同,一旦公司違法或出事,董監事負有法律上的責任,但薪酬委員並未規範相關的罰責,最適合「做人情」、「請門神」;且就人性而言,董事會請人來監督自家酬勞,很少有人能「大義滅親」,多半是找認識的人以符合規定,或者是「還人情債」,酬庸並維持官場及商場關係。以大公司而言,若每位委員領取年薪百萬元,一家企業就多支出三、四百萬元來「打肥貓」。

根據截至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公布的薪酬委員名單,每家公司的薪酬委員至少三人,上市櫃公司總共聘請了約五千人來監視肥貓,最大的特色竟然是:薪酬委員是退休高官的大本營!

前財長不分藍綠開同樂會?

最引人注意的是,薪酬委員是「前」財政部長大本營,扁政府從二○○○年到○八年以來的部長,除了最後一任的何志欽(現任成大副校長)以外,往前數過去包括呂桔誠、林全、李庸三、許嘉棟、顏慶章等,全部都擔任薪酬委員,六位部長中有五位去做,比率達到八成以上。

再把時間拉長來看,近二十年來九位財政部長中,除了高齡八十三歲的白培英、現任永豐銀董事長邱正雄、何志欽,都接任薪酬委員;在李登輝時代擔任財政部長的林振國,也出任宏達電獨董兼薪酬委員。也就是說,近二十年來有六成以上的財政部長都兼任這項「副業」,也許,相對於部長公務繁忙,薪酬委員就像動根小指頭一樣易於勝任。

其中林全擔任電子業和碩、生技業台灣東洋共二家,他透過祕書表示,最近工作繁忙,抽不出時間受訪。擔任過央行副總裁及財政部長的許嘉棟,以金融專業擔任華南金的獨立董事、並兼任薪酬委員,在太陽能產業的新日光他也是獨董兼薪酬委員。現任元大金控董事長的顏慶章,則擔任艱困產業DRAM華亞科的獨董兼薪酬委員;以台塑集團的紀律和DRAM的慘況,薪酬委員倒不用擔心太多事。○二年任財政部長的李庸三,則擔任南亞獨董兼薪酬委員。(本文節錄自389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