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熱山丘走出去 台灣土鳳梨活起來 農民笑了2》一塊鳳梨酥帶動三十倍商機

原本乏人問津的土鳳梨,因為微熱山丘的土鳳梨酥熱銷而行情上揚,造就多位百萬年薪的農民;接下來微熱山丘還要走向國際市場,為台灣土鳳梨尋找更大的成長動能。

2013/09/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33 期 作者:陳彥淳

一塊小小的鳳梨酥,竟為土鳳梨市場帶來成長三十倍的巨大動能!這是微熱山丘,四年來所寫下的驚人紀錄;因為堅持使用土鳳梨當內餡,不僅帶動土鳳梨價格水漲船高、耕作面積不斷擴大,透過保證收購價格的契作機制,更讓合作農民躋身百萬年薪的行列。

透過契作機制 創造雙贏

微熱山丘創辦人之一的許銘仁指著一旁的黝黑靦腆的郭界淵笑著說,「人家科技業有郭董(郭台銘),我們土鳳梨界也有一位郭董,他擁有三十公頃的土鳳梨田,年收入可達上千萬元。」

郭界淵的故事,其實正是許多鳳梨農的心路歷程。「原本我種金鑽鳳梨,價格比較好,但波動比較大,就一直維持在五、六甲的耕作面積。」由於土鳳梨的口感偏酸、纖維較粗,再加上價格不好,一直是農民眼中幾無價值的鳳梨品種,有好一陣子大家都爭相改種價格較高的金鑽鳳梨,造成土鳳梨的耕作面積只剩不到二十公頃。

當年微熱山丘為求差異化,拿土鳳梨當原料,第一年就契作近八十公頃,並以高於當時行情(一台斤3至4元)的價格,以一台斤6至10元保證收購;許銘仁說,四位創辦人都是出身農家,深刻體認「穀賤傷民」的痛苦,「微熱山丘以農民企業自居,成本高、價格高、毛利低,我們賣的是價值,而不是靠降低成本、壓榨農民的價格來吸引消費者。」

在這樣的情況下,郭界淵大膽投入十五公頃,「有契作保證收購,我就不必擔心了。」郭界淵說,土鳳梨是三年收成兩次,若以平均三公頃的土地規模來計算,一年約可以賺進100萬元,吸引不少年輕人回鄉工作;他自己的契作面積,也倍數增加至三十公頃,若以一公頃可收成80萬元來計算,一年營收可達2400萬元,是微熱山丘最大合作農戶。

4年前微熱山丘成立時,全台灣土鳳梨的種植面積大概還不到二十公頃,但到了今年,契作面積已達三百公頃,明年將達四百公頃,而這個數量大約占微熱山丘總需求的70%。

換言之,這股由微熱山丘所颳起的土鳳梨酥風潮,背後帶動了成長超過三十倍的土鳳梨市場商機,這還不包括:微熱山丘的員工從最早的四個人,現在共320人,契約農戶從近五十戶,現在已達到五百戶,內含多位年薪上百萬元的農民。這都是一塊小小土鳳梨酥的威力。

然而,「契作要成功,最重要的是末端銷售,否則對農民的承諾,就會變成一場災難。」許銘仁語重心長地說。微熱山丘的低毛利讓他無法大做行銷廣告、更不足以支付通路上架費,因此當台灣市場的成長動能不再像前四年一樣倍數成長,「到海外市場發展成為必要的方向。」

兩年前許銘仁小試水溫,前往新加坡開設第一個據點,進駐頗具歷史意義的Raffles Hotel,跳脫「台灣土特產」的概念,以「台灣糕點品牌」重新包裝,「銷售數量雖然很少,至少確立了品牌位置,還意外吸引許多到新加坡觀光的日本人青睞,有五成的業績來自日本觀光客。」

進駐中、日 擴大市場

接下來,許銘仁的動作更大,十月份上海店開幕,將進駐位於浦東、緊鄰前英國領事館的洛克.外灘源,這是上海最新完成修繕的近代歷史建築,微熱山丘選在二樓開店,「我們要的不是過路客,而是目的型客人。」在明年,微熱山丘還要進駐日本表參道,他買下PRADA對面巷子的一棟老房子,請來日本知名木造設計師隈研吾操刀,要一舉將台灣土鳳梨推上國際市場。

統一企業集團總裁林蒼生曾有句名言,「事業會不會成功,早在起心動念時,就已經決定了。」低調不願面對鏡頭的許銘仁,穿著T恤、短褲,坐在老家三合院裡泡著老人茶受訪,他深有所感地說,「身為農企,我們期許能朝市場規模化、行銷國際化,但絕不以追求最大為目的,而是要量力而為、共生共榮,我們好,農民、員工,甚至是鄰居都會跟著好。」

現在微熱山丘位於南投的門市已成了觀光景點,沿著139號公路幾乎擺滿了各式攤位,換作是別人,可能會對這些雜亂無章的攤販感到嫌惡,但許銘仁卻很樂見大家一起來賺錢,甚至自掏腰包打造一個開放空間,免費提供給當地居民作為假日市集。「一個人好,絕對不長久,大家都好,才會走得遠;所以你千萬不要想說,你養活了多少人,而是要提醒自己,有多少人幫助了你。」一塊鳳梨酥帶動一個產業發展的背後,或許這才是微熱山丘能成功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