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部修仁:不讓利益跑到最前面 吉野家社長重新定義低價:比時薪一半還要少

吉野家為迎戰消費單價下滑趨勢,打出只要一包香菸價錢的牛丼飯,但社長安部修仁仍再三強調,品質才是勝出關鍵,不能只在意價格而忘了品質。

2012/02/0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91 期 作者:陳彥淳
日本吉野家控股代表取締役社長安部修仁在日本素有「反敗為勝之王」的美稱。因為一九八○年吉野家曾因擴張過快而面臨破產、二○○四年美國狂牛症(日本禁止進口美牛)又造成原料中斷、營運大幅虧損;這兩件事都讓吉野家一度面臨倒閉邊緣,但安部修仁不僅一手救回吉野家,兩年前面對同業削價競爭,他也在短時間內,就讓吉野家轉虧為盈。

這位傳奇人物在接受本刊專訪時談到現在的日本消費市場,他說,消費單價下滑的確是日本外食產業面臨的嚴重問題,但做出讓消費者信賴的品質,才是吉野家最後能勝出的關鍵。安部修仁認為,創造利益是一種技術,「而我卻會一直壓住它,不要讓這件事跑到最前面,否則會流失自己,忘記顧客的需求。」以下為專訪內容:

不求短利、不走歪路
百年來堅持理念擺第一


問:日本外食產業近來變化很大,吉野家如何應對這樣的變化?

答:日本外食產業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消費客單價愈來愈低,但我認為價格是貴或者便宜,是一種相對感、而非絕對,這是不停變動的,因此除了要隨時感受、隨時調整外,更重要的是,如何透過提升品質來拉高商品價值。

對於吉野家來說,一定要以長期的眼光來滿足顧客需求,不可以因為追求短期利益而走上歪路,這樣最後只會忘記顧客的需求,甚至也會流失自己。創造利益雖然對投資人來說很重要,但這是一種技術,我會盡量壓住它,把百年來堅持的理念放在第一位,這樣才能可長可久。所以我才會說,別人的牌都打光了,但我們還有很多可以打。

問:如果低價市場已成主流,該如何定義「低價」?

答:過去在吉野家的想法裡,正常一餐的單價大概就是一個小時的時薪,約一千日圓,低價大約就是時薪的一半,約五百日圓的價位,就是過去差不多一碗牛丼飯的價格。但現在隨著市場削價競爭愈來愈激烈,再加上日本香菸的價格也愈來愈貴,我想一包香菸的價格約三百日圓,大概會符合消費者對於低價的預期,而現在一碗牛丼飯的價格,大約也只有三百日圓左右。

不過我想強調的是,雖然消費單價下滑是趨勢,但對吉野家來說,我們是先訂品質標準,再考慮價格,畢竟品質才是吉野家勝出的關鍵,不能只在意價格而忘了品質。

問:經過策略的調整與重新定位,吉野家在日本國內的發展目標為何?

國內充實、國外成長
中國展店目標一萬家


答:我們內部曾經進行推估,未來一家店鋪要以平均一天六百位來客數為目標,理論上來說,我們有三千家店,一天就有一八○萬人次;現在日本共有一.二億人,約有二千萬人會是我們鎖定的顧客,約占總人口的一六%至一七%左右,大幅提高吉野家在外食產業的影響力,我們希望可以做到這個程度。

問:近年來許多的日本企業爭相到海外發展,吉野家的想法為何?

答:在吉野家二○一五年的計畫裡,有一個重點項目,就是國內充實、國外成長。主要是日本市場受到人口結構的限制,要再大幅成長的空間有限,但海外市場卻還有很多機會,尤其是以中國為首的亞洲市場。

我認為到海外市場發展對吉野家是必要的成長動力,只要能符合GDP一萬美元以上的標準,就意味著適合外食產業的發展,不只是中國沿海各地的城市,東南亞等東協國家也是發展重點。當全球投資目光都放在中國時,吉野家也會挑選適合的城市進入,目前吉野家在中國還不到三百家店,配合一五年的目標要達到一千家店,長遠來說,我認為中國有一萬家店的發展空間。

問:許多日本企業到中國發展速度較慢,目前吉野家在中國經營情況如何?是否因地制宜進行調整?

答:我堅信吉野家在中國市場一定會成功,但對於初期的虧損早有心理準備,因此會一直撐到成功為止,經過多年的調整,現在吉野家在中國也已經開始賺錢;未來除了吉野家品牌外,控股公司旗下的品牌如花丸也開始在中國上海、成都展店。過去我們在中國的策略就是各品牌自行操作,今後則會進行資源整合,透過建立規模發揮更大的效益。

有些人認為進入新市場應該用新商品,這點我也同意,吉野家並不排除針對中國市場量身打造適合的商品。但如果就牛丼飯來說,這麼說或許有點傲氣,但我認為,真正好吃的東西,不只自己覺得好吃,別人也一定會覺得好吃,畢竟這是吉野家最重要的招牌,因此這碗牛丼飯不論到了哪裡,配方都不會改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