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保險,中產階級最後一道防線 守住基本保障,活用理財型保單

這一波通膨加股市大跌,讓中產階級更焦慮了,但如果能趁此機會檢視基本保障是否足夠,重新衡量投資型保單的效益,長期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情?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7 期 作者:王毓雯

「慘了!今天又大跌了!」老陳看著跌破七千點大關的台股指數,無力地癱軟在房間的角落裡,欲哭無淚。因為年初以來,為了繳交融資保證金,他已經向投保壽險的保險公司貸款十餘萬元,這次的大跌讓他再度面臨追繳保證金的壓力,但他已無力負擔了。
走投無路的老陳接受了即將斷頭的事實,但眼下還有貸款、保費得繳付,他無奈地拿起了電話,撥給保險業務員,決定降低壽險額度。業務員告訴老陳,如果把已經繳費十餘年的壽險額度從二百萬元降為廿萬元,保險公司須退還給他的保單價值準備金,剛好足以抵銷貸款,解除他的燃眉之急。

先減理財目的保單

老陳是個隱匿姓名的真實案例,但也是許多保險業務員近期遇到的諸多案例縮影。台股下挫、通貨膨脹等生活壓力層層下壓,逼得許多中產階級不得不好好檢視手上的保單。這時的檢視方向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減少效益不高的保險、減輕保費負擔;一種是轉移或增加到風險低、保本型的商品上。
但不論是哪種類型,像老陳這樣縮減基本保障的,都是相當不可取的做法。因為「保險」原本就是以在意外、病痛、身故等人生低潮時,發揮「保障」的功用,但老陳為了投資股票,卻把早年以優惠保費購買的保單額度大幅縮減,顯然在資金配置上問題極大。所幸在業務員力勸下,老陳雖然將壽險額度大砍十分之九,僅剩廿萬元保障,但一些費用便宜、保障效果較大的醫療意外等附約因此而仍正常運作。
但該如何檢視保單呢?保誠人壽提供了一個由家庭總保費占總收入比重的評量方式,其中,基本保障如壽險、重大疾病、醫療等「防禦性」的保單,支出保費的總額可以控制在總收入的一○至一五%,為了退休、子女教育等的投資理財金額比重則為二○至四○%,這當中包含了投資型保單、儲蓄險、分紅保單等「主動性」商品,以及其他投資工具。
在生活壓力下不得不撙節保費支出的,應優先考慮降低理財目的保單如投資型、儲蓄或分紅保單。減輕壓力的方式有兩種,包括暫停扣款(緩繳)、降低保障額度(如前例老陳),經濟壓力大、還需要用錢的,就可考慮保單貸款、或是將整張保單贖回。但如果是限期繳費後、每年領回固定金額的,或是九十一年之前購買的儲蓄或分紅商品(預定利率高於四%)最好繼續保留。
六月以來全球主要股市持續低迷,很多近兩、三年才買的投資型保單投資報酬率都是負數,也讓這種結合定期定額基金與一年期自然費率壽險的商品,成為這一波調整的主要項目。不過第一線業務人員表示,大部分的保戶都能接受「低檔入市」、「長期投資」,除非是年齡六、七十歲、費率過高的保戶會將壽險額度降到最低外,暫停或終結投資型商品的客戶比率不高。
至於「防禦性」保險,除非真的是「保過頭」了,不然還是繼續維持較好。畢竟在社會夾層最核心的中產階級,「保險」在危急時能發揮的效益遠超過富有階級。從實務上來看,保險對金字塔頂端的意義,是「節稅」多於「保障」。但如果是九十一年之後購買的壽險,即使逢上生子結婚等人生大事、可以將保額提高二五%(如原本五十萬元額度可調升為六二‧五萬元),但因為當時利率處於低檔,保費費率已高,調高保額所要付出的保費與所取得的保險效益不是太划算,調高的必要性其實不大;九十一年前購買的則建議增加。

抗通膨,分紅型保單又崛起

對大多數的中產階級來說,如何在物價高漲下調整保單,完成子女教育、退休等人生大計,恐怕是更關心的課題。
如果把保險當成一項投資工具來討論,目前的儲蓄險雖然預定利率約有三%,但扣除保險公司收走的保險成本後,其實約只剩下二.四%,跟銀行定存沒兩樣,這樣一比較,投資型與分紅型保單的效益更高。
現行保險公司多將分紅型保單預定年利率分為六%、四.五%與二或三%,四.五%是通用的參考數值。繳費特定時間後,除了每年固定領回的紅利外,帳戶價值仍持續投資,如果年限拉長到三、四十年甚或以上,最後的帳戶價值相當驚人。與投資型保單相較,風險與投資報酬率都較小,但又高於銀行定存,因此近期的詢問度有升高趨勢。
但如果只想購買「防禦型」的保險,至少要讓保障足以因應負債。例如,黃家夫妻年齡都是四十多歲,育有兩個孩子、分別就讀國三與高一,繳交多年後,房貸剩下一八○萬元。家庭年保費約為卅五萬元,包括十萬元的基本保障與廿五萬元的理財年金保單。
黃先生不幸在四十七歲時發現罹患血癌,雖然骨髓配對成功,卻因為感染無法動移植手術,前後不到兩個月便往生。雖然發生這樣的不幸,但因為黃先生很有保險觀念,因此確定罹癌期間便獲得約一八○萬元的醫療理賠,身故之後加上勞保等社會保險,總共拿到七六○萬元理賠金,解決了房貸與子女教育所需的費用,不至於讓家庭因為經濟支柱的離開而整個崩塌。
但如果家庭負擔如房貸較高時,則可以考慮投保成本較低的定期險或是投資型保單,例如王醫師原本希望以年保費六萬元的額度,替孩子購買二百萬元的保障,最後在理財顧問的勸說下,改替自己買年繳十二萬元的投資型保單,壽險額度也提高到一千四百萬元,投保主體從經濟附屬體轉為家庭經濟支柱,保障也大幅提高。
保險對中產階級來說,至少可提供防禦性的保障,最近的通膨壓力雖然把中產階級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但如果能就此檢視手中基本型保單的必要性,或是投資型保單的效益,搭配上更謹慎、更適當的資金配置,而且通膨上升利率拉高,保單也會更便宜,長期來說,何嘗不是一項利多?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