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2退場 創造進場大機會 總經解讀》國際金融情勢動盪 台股將成下半年強棒

美、歐、日政府債台高築,主權債務降等、違約陰霾罩頂,全球經濟跛腳復甦,新興國通膨、先進國政府債互相牽制,股市、債市、商品市場惶惶不安,全球資金到底將流向何處?

2011/06/2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75 期 作者:郭庭昱

六月三十日,是進入二○一一年下半年的時刻,也是美國QE2(第二波貨幣量化寬鬆)結束的日子,近一個月來,金融市場已陷入不安的情緒。從美國的政府債務、歐債危機、日本核災拖累經濟問題、中國及新興市場的通膨壓力,再加上美國製造業、房地產基本面數字不佳,無論是金融面或經濟面,放眼所及全部都是壞消息,令下半年的投資氛圍烏雲罩頂。

美國債券天王葛洛斯(Bill Gross)今年來大力宣揚對美債的憂慮,他指出,美國政府債務十四.三兆美元,若加上醫療保險、社會安全支出等,政府真正的債務高達五十兆美元,「美債危機更甚希臘」。葛洛斯講這話的前二天,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才宣布,將希臘長期主權信用評級降至CCC的全球最低水平。

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無官一身輕、倒是說了真話,「希臘債信違約『幾乎確定』,恐拖累美國經濟落入二度衰退。」就連雷曼兄弟重建執行長Bryan Marsal都直言,「身陷債信危機的希臘,與雷曼之間有﹃驚人的﹄相似度。」

驚!
希臘債信危機 有雷曼兄弟影子


希臘的債務問題除了違約、減債、脫離歐元、歐元貶值以外,沒有解決的方法,無論是違約或減債,對於持有相關債券者,將造成龐大的損失,目前希臘總債務達三千四百億歐元(約四千九百億美元),根據國際清算銀行一○年底資料,德國銀行是希臘公債最大外國持有人,共持有二二七億美元,法國次之,希臘公債最大的債主九成以上在歐洲,一旦希臘違約,首先將拖慘歐洲銀行業。

至於希臘脫離歐元,或者歐元貶值,都牽涉到結構性問題,機率極低。如果希臘脫離歐元,讓自身的貨幣大幅貶值,其後的葡萄牙、愛爾蘭難道要比照辦理?先前的債務又如何了結?

若是歐元要藉此貶值,首先就傷害了美國利益,美國不能容忍,其次,歐元區各國經濟體質不一,一旦歐元貶值又獨厚德國出口業。總之,歐元區最大的問題在於決策分歧,幣值的可信度比美國還差。

美國政府則面臨舉債上限的窘境,四月以來,標普已調降美國主權債信評等,穆迪、惠譽則是發出警告,若無法解決發債上限的問題,美國長期主權債信可能遭調降,最後的期限是八月二日,屆時,若國會無法通過提升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將無法透過發債的方式籌措財源。當然,美國老大賴帳是不可能,但短期之內協商不成,造成無法順利付款是有可能,就算是短短幾天,其債務違約風險也會令市場皮皮剉。

痛!
救市空窗期 將面臨金融失血困境


雖然美、歐、日龐大的債務問題,像緊箍咒一般,壓得市場難以喘息,氣氛和去年中歐債爆發時極為雷同,但老莊思想早有明訓,所謂「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這麼多先知先覺者強烈示警,除了一點點真擔心的成分,所有金融市場的參與者,也同時在賭:各國政府在「大到不能倒」的壓力下所做的決策,能為自己賺進多少錢?

從雷曼倒閉,到冰島破產(冰島曾讓債務違約,減債後重返國際債市),中心思想便是「債務是長期、全面的問題,『大到不能倒』主角出場時,一定要解決」,當金融市場壓力鍋快爆炸時(大盜不止),就是迎接救市方案出爐的時機(聖人不死)。

QE1到QE2的歷史,一再點明「大到不能倒」仍是成功投資操作的主要邏輯,這種想法最大的風險,在於刺激方案「彈性疲乏」時,最後還是要算總帳,付出停滯通膨的慘痛代價。無論是前任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紐約大學教授魯比尼、葛林斯潘、知名中國經濟學家謝國忠,都認為一二年至一三年最危險。(本文節錄自375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