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屋土司 等一年只為天然限量手作
老闆戚其明:回歸素樸 讓原味自然飄香

一條再平凡不過的土司,在四方屋卻是炙手可熱的商品;戚其明、黃正旭夫婦不是專業麵包師傅,他們做的土司卻大受歡迎,讓客人願意花上一年等待。

2011/06/0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74 期 作者:陳彥淳

北市和平東路小巷裡一家小店,從外面就能透過玻璃,看到裡頭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全都忙到連抬頭的時間都沒有,他們不斷地重複著稱重量、揉麵團、摺疊、整圓,再一一放進烤盤裡的標準動作;走近櫃台,上面放的竟然是去年三月的訂貨單,老闆戚其明滿臉歉意地說:「我們已經每天工作超過十六個小時,但還是來不及。」

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這家店就是四方屋,生產一般麵包店裡最不起眼、卻最基本的土司,訂價一條超過二百元(市場一般相同產品價格約一百元),最貴的無毒地瓜土司更要二九○元;但訂單仍然如雪片般飛來,一度讓戚其明嚇到不敢接電話。

尤其今年初四方屋決定擴大營業面積、停工了兩個月,這讓原本就得等十個月的土司,一下子又延長到一年多。有些客人訂到都忘了,有些懂門道的熟客則會在晚上探詢店面,碰碰運氣,看看有沒有忘記來拿的客人,幸運的話就能買到當天現烤出爐的新鮮土司。

四方屋的土司到底有什麼魅力?正所謂「江湖一點訣,點破無價值」,戚其明說四方屋沒有特別的祕方或技術,而是回歸到最基本,甚至可說是最土法煉鋼的方法。「我們完全用手工製作,沒有專業師傅的技術,但就是按部就班一個一個動作毫不馬虎,也沒有添加膨鬆劑、改良劑,發酵的時間要比別人長,製作的時間就是比較久;而且,我們非常重視原料的選擇,盡可能找到最好的。」戚其明慢條斯理地說著,一如他做土司一樣,永遠不疾不徐。

售價最高的無毒地瓜土司,使用的是戚其明夫婦多次前往勘察的花蓮有機地瓜,牛奶來自高雄知名的高大鮮乳、雞蛋選的是無抗生素健康紅殼蛋、有機葡萄乾則來自阿根廷──為了提高口感,還得靠手工一一將葡萄乾的蒂頭拿掉。「一開始我們也沒想這麼多,但消費者反映很好,我們和供應商的關係也更緊密,可說是三贏的共榮結果。」

健康是最好的訴求

事實上,五年前戚太太黃正旭也是因為健康理由,辭去工作在戚其明辦公室的一隅開始製作土司。當時,他們認為烘焙市場裡麵包類商品已經很多,為求差異化便從土司切入,「我們不是真正的麵包師傅,不懂什麼技術,所以循著小時候喜歡的土司口味開始做,希望既有口感又有品質,天然、手工與無添加,就是我們最重要的精神。」

一開始戚其明還在經營個人設計工作室,趁著空閒從旁協助黃正旭與友人一起做麵包,樸實的味道透過口耳相傳在辦公室附近打開知名度,並慢慢試著在網路上銷售,訂單開始不斷增加。

但四方屋堅持每個手工步驟都不能省,三個人一天最多只能做六十條土司,到了二○○六年底時,訂單已到應接不暇的程度;○七年因為租約到期轉移陣地,在台北市公館商圈找到一個舊房子落腳,戚其明自己的工作早已經擺到一旁,但還是忙到焦頭爛額。

「那時候我們每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就進去做,晚上天黑才出來,有時連飯都沒得吃,外面有沒有下雨、當天發生了什麼新聞,我們完全不知道。」戚其明指著牆上掛滿的照片,見證四方屋一路走來的辛苦歷程。

就這樣經過了兩年,去年戚其明夫婦為了擴大規模,向銀行貸了三百萬元,「銀行核貸下來後,我們立刻停工兩個月,好好思考未來該怎麼走下去。」戚其明結束了自己的工作室,將四方屋重新登記朝公司化發展,並搬進和平東路小巷內的四十坪店面,但首先就得解決人手問題。

幾經思考,戚其明決定與心路基金會(協助智能及發展障礙者的公益團體)合作,因為四方屋不強調技術,而是落實每個手作基本工,因此他把製作過程切割,讓每位心路學員只專心做一件事,「結果他們做得比一般有經驗的師傅還好。」

五年來四方屋的店面,從原本的十坪擴大至今為四十坪,人數從草創的二位增加至十位,土司產量也從每天六十條倍增到一二○條,還是趕不上客人增加的速度;不同的是,現在戚其明有比較多的時間做管理工作。

如今戚其明能精準計算,以目前營運成本來看,每天賣一二○條可以維持開銷,若未來人力製作更上軌道,拉高產量到每天一六○條,「這樣應該就能存到一點錢了。」戚其明靦腆地笑著說,期待透過企業化的管理,縮短讓客人等待的時間,也讓四方屋更能延續「堅持」的精神。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