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福華

范雲 見證跨世代學運的一手觀察
野百合搶民主 太陽花則是不讓民主被搶走

野百合學運嶄露頭角的社會學者范雲,本身研究社會運動、亦身體力行,這次學運,她從主角變成從旁協助者,親身觀察分析這兩場跨世代的學運。

2014/03/2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7 期 作者:口述/范雲 整理/王柔雅

1990年3月,台灣爆發「野百合學運」,近6000名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靜坐,衝撞威權憲政體制。24年後,「太陽花學運」再起,上萬名學生為了反黑箱服貿,不惜占領立法院議場、圍攻行政院。

 

當年念台大社會系、擔任過野百合學運總指揮的范雲,在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中同樣沒有缺席,於立院外開立「街頭民主教室」、與學生一起橫躺政院,直到被警方強制驅離。現任台大社會系副教授的范雲,以親身經驗觀察分析,橫跨世代的這兩場學運:

 

3月18日,學生在立院前抗議服貿的活動,我也參加了,看到現場僅500人不到、也沒有吸引太多媒體注意,很擔心事情就這樣船過水無痕。沒想到晚上瞬間豬羊變色,聽到有學生衝進議場,我就知道這件事有希望了!

 

都是政黨運作失靈惹禍!

他們不做,公民社會自己做

 

對我來說,如果學生沒有衝進去,這件事可能很快就沒有人關心了。我很感謝有學生這個舉動,姑且不論合法非法,當執政黨壓霸、在野黨失能,這就是公民社會可以行使的手段,並非所有不合法的手段都是不正當的。

 

24年前的3月學運,是威權體制衝向民主化的重要關鍵;現在社會已經民主了,但民主正面臨倒退危機。台灣的民主只停留在選舉,20多年來在很多層面並沒有真正落實,公民力量想藉由社會運動對抗這股向下的力量。不是所有的新興民主都能穩固不摧,台灣有很多條件會讓民主動搖,例如司法改革、媒體失序等。

 

兩次學運很明顯都是政黨運作失靈,當年國民黨威權治理,但民進黨對於第一個本省籍總統李登輝有情結,對國會全面改選的訴求,不敢強力抗爭,學生只好自力動員。這次也是執政者罔顧民意,有了黑箱服貿這個不民主的東西產生,政權的正當性受到質疑,當司法、媒體、在野黨不運作,就只能靠公民社會動員捍衛,因為民主不可能會自己變好。

 

以前的世代是在威權時代長大,民主不是我們擁有的東西,當年我們還覺得,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政黨輪替,很感動。但這一代人的年輕人,生活在民主時代,認為民主是基本人權,當有人要剝奪他們的權益,是會憤怒、會理直氣壯去爭取的,為了達到目的,他們是會拚了命的。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大立光6000元的煩惱
財訊雙週刊第533期
百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翻開一部失控的金控傾軋史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永豐超貸三寶案也不是一天完成的。曾是一家積極創新的好公司, 為何不到11年就淪落至此?在何壽川收押禁見後,永豐金的領導層又會有何改變呢?

more
風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