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樹、蒐樹、包養樹 大老闆投資新寵 老樹變招財樹

曾風靡一時的網路遊戲「開心農場」早已乏人問津,但在當今的企業界,真實版可是如火如荼上演,頂新魏家、聯發紡織老董葉清澤、股市大亨陳進郎等,都是重度上癮玩家。

2013/07/0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28 期 作者:王柔雅

彰化縣田尾國小旁,藍天、農地與綠樹交織成一幅自然美景。「你看,那兒停了一部藍寶堅尼。」順著園藝業者手指的方向望去,不見千萬名車,只見一棵樹幹黝黑、樹皮斑駁的大樹異軍突起,個頭明顯比周圍樹木高出半身。它,就是頂新集團二董魏應交最近剛買下的日本黑松,價值高達一千七百萬元,相當於一部藍寶堅尼跑車。

為了修復祖厝「成美堂」,頂新集團魏家四兄弟不惜砸下重金,攻城略地般橫掃全台珍奇樹木,由魏應交親自負責園區名樹挑選。除了頂級的日本黑松,已入園的還有真柏、紫檀等名貴樹木,棵棵身價動輒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據聞至今光是樹木成本,至少就花了兩億多元,仍毫無預算上限地持續加碼,只要樹形夠美、樹種夠特殊,都有機會雀屏中選。

需求驟增 樹價五年貴五倍

不只頂新魏家瘋狂迷戀老樹,海悅廣告董事長黃希文也是愛樹成痴的名人之一。近六年來,陸續在新北市、彰化、台東,租下總計十二公頃的林地,就是為了種植老樹,包含茄苳樹、牛樟、楓香等名樹,每一棵都是黃希文南征北討親自挑選後,才得以入圍。

股市操盤手陳進郎也熱中於田園之樂,近兩年在新北市郊區買了五公頃土地,打造私人莊園,廣納真柏、雪柏等樹種。亞昕國際開發董事長姚連地最近也花了三千多萬元,買進三百餘棵樹木,這還不過癮,再認養二.三公頃的扶輪公園,種植落羽松、梅樹、台灣欒樹等數十種樹木,手機照片裡盡是珍藏的樹木,足見其愛樹程度。

十年前立足七期豪宅市場的寶輝建設,旗下建案即大量採用羅漢松、落羽松等樹種。寶輝建設總經理蘇良智表示,走遍全台買進的珍貴樹木,原本暫放於旗下未建素地,因累積樹木數量急增,只好另闢疆土,五年前在彰化田尾、溪州、台中大雅等地,租下共五甲土地存放建案的儲備用樹。

正是這一個比一個出手闊綽,一波接著一波不惜成本地大舉收購老樹、搶種樹、養樹手筆,在苗木市場颳起旋風。需求急速升溫,價格亦快速成長。「近五到十年來,樹價至少貴了五倍,」蘇良智說。

近幾年大量用於豪宅建案的落羽松,因樹形優美、遮蔽性佳,頗受市場歡迎,一次交易動輒上百棵,身價隨之水漲船高。中部某苗木批發業者透露,五年前,樹幹直徑一公分的落羽松,批發價僅約兩百元,現在每公分開價已達一千元起跳,等於翻了五倍;直徑八到九公分,每棵叫價達三萬多元。

若是直徑三十公分以上、樹齡較老的落羽松,價格又是另一個等級。據聞,最近市場上有批一百餘棵、直徑三十到三十五公分的落羽松,每棵開價九萬元,頂新集團有意購買,殺價至每棵八萬元,但最後因價格談不攏而破局。

宛如藝術品 沒有標準行情

本刊記者走訪苗栗、彰化、台東等地,發現苗木市場價格參差不齊,眾家業者坦言,除了一般批發用樹,單株的奇珍異樹,「根本沒有標準行情」。

「賣的人肯賣、買的人肯買,就是行情。」玩樹年資超過三十年的居鳩堂老闆吳裕民分析,老樹養成有一不可替代關鍵──時間,要長到「脫俗、有型」,至少需要四、五十年以上,要斷根移植到其他地方,還需三到五年適應期。由於成長時間緩慢,無法大量複製,如同藝術珍品,過去向來受固定藏家青睞,本來就有一定市場,經常由買賣雙方自行議價。近十年來,豪宅市場崛起,為彰顯豪宅地位,大量用名樹,珍貴老樹身價翻一番,中南部台商返鄉自地建屋,庭園內也常要種上幾株,因此,當市場需求大於供給,價格更是沒有標準,多交由買賣雙方權衡。

例如多年前一株直徑約二十公分的真柏,吳裕民的友人開價六十萬元欲出售,一名書法家有意購買,雙方相談甚歡,最後成交價僅四十萬元,買方並致贈墨寶作為謝禮。原本的金錢交易,成了藝術會友的特殊經驗。

即使是同一樹種,也會因生長地點、土壤環境等,變化出不同形態,價格落差極大。吳裕民說,成長於荒野的樹木,不一定整棵樹都能照射到陽光,因此受光面會長得較高大,長年受風向吹拂的部位,也會順風成長,自成流暢線條,因此每棵山上移植下來的樹木,樣貌不同,沒有苗圃樹木雕琢的「人工味」,賣價至少可高出一倍以上。

中國買家掃貨 偏愛羅漢松

彰化一家業者笑稱,「就連賣不同人,價格都會不一樣!」例如同樣一棵樟樹,賣給關係友好的同業,可能不到萬元即能成交,若是賣給建商、知名玩家,價格翻漲至十倍、百倍都有機會。

台灣種樹熱潮其來有自,最早可回溯至三十年前。深諳園藝市場的傳世御花園經理宋銘祥分析,約在一九六○、七○年代開始,日本庭園植栽潮流逐漸吹向台灣,榕樹、櫸木慢慢風行,但這時仍屬於小眾市場。一直到十年前,經濟起飛的中國興起種樹風氣,來台大量收購老樹後,國內苗木市場才急速擴張。

宋銘祥表示,早期台灣收藏家獨鍾日本植栽,現在中國客偏好台灣樹種,諸如象徵官運亨通的羅漢松、花朵散發淡雅清香的台灣原生植物七里香,皆是中國高幹視為珍寶的樹種,「一見心儀目標,出手超殺,整批直接出價,『統統包起來!』不像台灣客戶精挑細選,一棵一棵慢慢挑。」

因此苗木業界盛傳一句經典語句:「日本樹賣台灣,日幣當台幣賣;台灣樹賣中國,台幣當人民幣賣。」換算目前匯率,等於一經出口轉售,價格連翻三、五倍之多。

近十年國內房市景氣暢旺,連帶催生千坪中庭、頂級空中花園,再次將樹木需求、價格推升至最高點。二○○五年,北市「宏盛帝寶」以兩棵樹齡五百年、價值三百萬元的九芎樹,首開豪宅晉用「百萬級名樹」先例,引起豪宅建商群起跟進,此後,舉凡豪宅,幾乎都可以在公設庭園中找到老樹的蹤跡,從落羽松、黑松、真樟、茄苳、楓香、扁柏等……不一而足。

目前市場各類珍貴樹種中,身價最高的日本黑松,最是炙手可熱。幼年時樹形呈圓錐狀、樹皮灰黑色的日本黑松,歷經時間淬鍊後,老樹樹形長成傘狀,樹幹帶灰黑色澤,紋理龜裂如龜殼、樹皮斑駁,愈能呈現「脫俗韻味」,加上耐旱、抗貧瘠、終年常綠的樹性,象徵果敢堅忍性格,讓四、五年級白手起家的企業趨之若鶩,身價至少百萬元起跳,但因產量極少,即使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頂級玩家瘋珍藏 只買不賣

中國市場、國內豪宅接連向頂級樹種招手,造成頂級苗木大缺貨,尤其是市場主流產品松柏類,諸如五葉松、二葉松、蘭嶼羅漢松、真柏等,幾乎都被掃購一空。「以前每個星期都能買得到好樹,現在有時找了快半年,還找不到一棵中意的,」宋銘祥說。

觀察重量級企業主瘋買樹,有一大共同特色:「只進不出」。頂新魏家買樹是為打造成美堂,姚連地、黃希文等房地產老闆則是為了妝點旗下建案,買進後只珍藏,不以變賣獲利。另外,苗木市場玩家級收藏家,多半也持同樣觀點。

在中北部苗木圈赫赫有名的玩家──傳世建設董事長廖文讚,也以收藏名樹為興趣,三十年前開始珍藏樹木,在彰化買下的五塊、面積達三萬餘坪土地,就有兩千多棵名樹,這還不包括散落全台的收藏,藏樹之多,讓管理的員工足足花了兩個月還清點不完。

走進位於彰化北斗的「傳世御花園」,一塊占地九百坪的庭園,擺放了一三○多株盆景、庭園樹。門口左側,一棵風姿綽約的真柏,價值就將近兩百萬元,這還只是最初階的「入門款」。園區裡還有號稱千年的朴樹,以及黑松、壽娘子盆栽等各式稀奇古怪樹種都有,連魏應交、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倫都曾慕名登門造訪。

入門門檻高 照護成本也高

企業主、收藏家偏好以樹會友,視手中珍藏為寶。但台面下的市場可就不同,看好苗木需求火熱,樹農紛紛將自家珍藏搬上市場待價而沽,批發樹商跑遍全台收購老樹,掮客則居中牽線,幫大老闆四處看樹,引介其與樹商交易。

樹商、樹農花時間照顧老樹,視行情賺取買賣價差;擔任仲介角色的掮客,則賺取介紹的服務佣金。園藝圈人士透露,一般佣金行情約樹木成交行情的一至兩成,但會依買家身分、樹木珍貴程度而有所差異,若是引薦的買家為頂新魏家、上市櫃公司等大型企業,抽成可跳高到總價的兩至三成。

吳裕民指出,不想買貴的初學者,可以相同品種、相同直徑的樹木,貨比三家後,再找投緣的賣家購買,最重要是要懂得欣賞樹的優美。華笠景觀負責人張紀涵指出,目前市場上的植栽,大致可分為庭園樹、盆景樹兩種,決定價值的關鍵,首重樹形、樹齡,例如生長於屏東的樹木,容易被當地特有的落山風吹得歪斜,反而有其獨到韻味;另外,樹枝出枝位置、樹葉茂密程度,也都是觀察指標,「每一棵樹都有不同表情,多看幾次,就能看懂它的美。」

名人雅士為珍稀樹木瘋狂,掀起苗木市場波瀾,但老樹和其他商品不同,是有生命的個體,斥資重金買進,每年亦須負擔高昂成本照護,才能讓大樹茁壯成長。因入門門檻高,長成枝繁葉茂更不容易,也難怪平時叱咤商場的企業家,提到自家珍藏樹木,眼睛都笑彎成一條線,語氣間充滿自信,就像提到自家小孩考了滿分一樣驕傲。樹木讓人怡情養性的功力,果然了得。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