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馬總統的恐怖第二任! 公僕變公敵
傲慢爭歷史定位 無能救國計民生?

馬總統宣稱第二任要考慮「歷史地位」的問題,令人不安,如果歷史地位與民主深化、人權提升和民生進步相牴觸,該如何取捨?此外,「沒有選舉壓力可以大刀闊斧改革」,是否意味不理會民意?近期的獨斷獨行作為,台灣人民領教到了。

2012/05/09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98 期 作者:南方朔

在西方的宗教信仰裡,人的終極名聲地位是由上帝所決定,而不是人自己決定。因此人能做的,乃是虔誠的奉公行事,不違上帝的道;至於能不能留名青史,那就要看我們做的是不是夠好,是否能得到上天的肯定,它不是人們自己所能擅自決定的。

正因有這樣的信仰,十七世紀的偉大詩人暨政治評論家米爾頓(John Milton)遂在《樂園的失而復得》裡有這樣的詩句:
人的聲名被寫在天上 塵世無法知道
世間的光榮是假光榮 它頒給
不是光榮的事 也不值得光榮的人。

這種在上天之前的謙卑,乃是西方政治人物的基本態度。因此如果我們去看華盛頓、林肯或傑佛遜等偉大政治人物的演說,都找不到他們意圖在歷史上留名的字句。他們不講歷史地位這種浮誇的字句,除了顯露出他們不敢僭越上天的基本宗教謙卑外,他們也知道追求歷史地位乃是政治人物過分自大的主觀意志,歷史要往何處去,通常不是個人所能決定的,當政治人物主觀意志太強,那就會替專斷甚或專制政治鋪路。西方的民主政治不會給主觀意志太強、想要自己在歷史上留名的政治人物機會。因為政治人物奉公敬業乃是天職,做好自己的工作自然會被後人肯定,沒有「歷史地位」這種問題存在於政治之外。

法西斯革命重現!
無選舉壓力 蠻幹不理民意


因此,馬總統連任後宣稱他在第二任裡要考慮「歷史地位」的問題,他的態度實在讓人心裡驚恐不安,因為一個民主社會,除了民主的深化、人權的提升和民生進步外,還有什麼是在這些之外的?如果他所謂的「歷史地位」問題和那些問題相牴觸,台灣人民怎麼可能答應?他所謂的「歷史地位」問題,難道就是美國總統學權威麥唐納(Forest McDonald)所謂的第二任總統常會犯的「外交冒險」?老百姓會讓他去根據自己的意思冒險嗎?這個問題他已需要說清楚講明白。

除了「歷史地位」的問題讓人捏了一把冷汗外,現在台灣老百姓已領教到了的,就是他所說的「沒有選舉壓力可以大刀闊斧去改革」這種荒唐的說法了。

任何民選的政府,無論第一任或第二任,它的統治邏輯都應一以貫之的尊重民意去做對的事情,民主社會絕對不容許一個政府根據自己片面的意志去獨斷獨行。而馬總統所謂的「沒有選舉壓力可以大刀闊斧去改革」,它真正的心態其實就是「沒有選舉壓力」,可以不理會民意而「獨斷獨行」,從他當選連任迄今獨斷獨行的做法,台灣人民已領教到了他的可怕。

從開放瘦肉精美牛問題到隱匿禽流感疫情,直到油電雙漲和證所稅問題。這一系列問題他都完全不理會人民的反對而一意孤行,甚至還自鳴正義的宣稱戴著鋼盔也要漲、證所稅是公平正義云云。

政治的獨斷專制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群眾的專制,那是共產主義;另一種則是有權力者發動的專制,那是法西斯主義。過去的三個月,台灣事實上已經歷了一場法西斯革命,馬政府片面決定開放瘦肉精美牛,反正他有御用媒體和御用專家,完全不理會人民的反對;而油電雙漲,帶動物價狂漲,弄得民不聊生,他也完全無動於衷,要蠻幹到底;至於打著公平正義旗號硬搞證所稅,那就更可怕了,那簡直是針對台灣的資本市場在做一場「文化大革命」。

好人印象徹底破產!
鹿港鎮長補選具指標意義


馬總統在第一個任期內還拚命的扮好人、演假戲;一旦連任,沒有了選票的壓力,就立即臉色大變、原形畢露。英國前任評論家亨利.泰勒爵士(Sir Henry Taylor)說:「一個不敢打死蒼蠅的人,有時候會嚴重的傷害到整個國家。」他的意思是表面看起來像個好人,這種虛假的形象是不可靠的,當情況一變,這種人反而可能對國家造成很大的傷害。馬總統的好人印象,這次可謂已徹底破產。

一個民主國家,民主機制具有調整的功能,如果政府能重視民意,政策即隨時可以微調;如果政府不重視民意,民主就可透過選舉而迫使政府進行巨調。當今的馬總統已鐵了心一意孤行,學者媒體的批評他不理會,人民的不滿他也不理會,甚至馬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大幅下滑也不理會,他已無再連任的壓力,簡直已到肆無忌憚的程度,於是人民只好以選票來做最後的懲罰。這個指標性的選舉就是鹿港鎮長補選,鹿港選民以七一%對二九%的山崩式比數,讓國民黨大敗。這是馬連任後的第一次選舉,這雖只是鎮長級的低層次選舉,但它的政治效用及象徵卻極大:

人民用選票懲罰!
聲望回不去了


一、馬自己沒有再選舉的壓力,可以一意孤行,但國民黨的其他人卻有選舉的壓力,這些人對馬的一意孤行雖不同意,但在國民黨體制下,他們卻不便也不敢大張旗鼓的公開反對,而鹿港的大敗卻等於讓黨內反對的聲音取得了正當性。國民黨的大老王金平、蕭萬長才會站出來反對,馬政府在許多問題上才開始轉圜。

當馬政府不重視民意和輿論,它無法在政策上彈性微調,選民最後會以選票迫使它巨調,經過這次的轉折,馬政府的權威可謂已徹底破產。「八八風災」時馬的無能尚可歸諸天災,而最近的無能則純屬人禍,我不認為他的聲望還回得去。

二、一個傲慢無能的第二任總統,他不再是他所屬政黨的資產,而會變成他的政黨之負債。因此馬的第二任,國民黨內的次級領袖已不會像第一任時那麼攀龍附鳳,而是大家各自走自己的路,鹿港鎮長補選後,國民黨內已出現要他免兼黨主席的聲浪,這顯示國民黨內已有很多人要自謀生路。當「五二○」人民上街,並醞釀提出罷免總統及立委案,國民黨內的反馬可能還會增強。國民黨的馬英九第二任時代尚未開始,即已提前進入「後馬英九時代」。

三、由瘦肉精美牛問題和隱匿禽流感疫情問題,到油電雙漲和證所稅問題,它都顯示出馬政府的官僚們對這些問題完全不用心、不理解,因為無知,才隨便找個口號而草率的就做出決定,這種決定當然不可能是對的。因此,由最近的這些問題已可看出馬政府的無知但卻自以為知,乃是真正的關鍵。一個無知的政府,如果知道自己無知而能多聽意見,未嘗不可變成有知有能;但若無知而自以為知,即難免不斷的犯下剛愎自用的錯誤。因此,馬政府的無能犯錯將會一直繼續,他的第二任還有四年,他的政府還會犯多少錯?台灣情況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真不敢想!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