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拆最後一哩 不能讓對手穿小鞋 政策把脈》「寬頻包青天」張善政向中華電信喊話

台灣上網又慢又貴的問題,該怎麼解決?多大的頻寬、多廣的普及率,才算是達到寬頻網路基本人權?《財訊》特別邀請甫接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Mr. Google張善政,為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台灣網路環境,開出調理藥方。

2012/03/0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93 期 作者:蔡靚萱、朱致宜

被稱為「Mr. Google」的新任政務委員張善政,儼然成為網友眼中的「寬頻包青天」,他呼應網友長久以來的呼籲:台灣網路又慢又貴,認為政府應該拿出數據不能粉飾太平;又呼籲要中華電信釋出最後一哩,加速競爭。甫上任的他,在公務纏身之際仍撥空接受《財訊》專訪,暢談他心目中的網路美麗新世界。以下為專訪內容紀要:

不平等!
電信業規模差異太大
網路建置不利郊區民眾


問:之前行政院長陳?提到讓民眾享有物美價廉的寬頻網路是基本人權,你能進一步分析嗎?

答:院長之前提到基本人權指的是無線寬頻,但我認為在有線網路也該有個基本人權的門檻。這個門檻多高,我沒有明確數字,但是好歹拉個ADSL應該要有個基本的速度吧!

另外,我認為只要有社區,就該有光纖到那裡。社區再怎麼小,好歹也有上百戶,比如東部的小村子,例如花蓮瑞穗鄉,絕對足夠大到牽一條光纖過去。這樣進展到最後,真的小到不值得拉光纖的社區也很少。

這是中華電信這些ISP(網路服務提供者)的義務,如果虧本,就用電信普及基金來補貼。當年電信普及化時有一個電信普及基金,由電信業者依照比例上繳基金,有了專門做虧本生意的基金,應該是沒有光纖到不了的地方。

所謂寬頻是基本人權的定義,就是你不花錢,國家也要為你完成建置,就像電力、自來水一樣。

問:台灣網路發展的瓶頸為何?你曾建議可討論將網路最後一哩獨立出中華電信,另成立公司?

答:台灣網路環境的問題第一是先天不良,幾家電信業者大小規模相差太大、形成不公平競爭;第二是後天失調,網路頻寬布建得不夠多,不夠普及,住在郊區的民眾比較吃虧。
目前中華電信寬頻網路市占率達八成,近乎獨大,不公平競爭的原因來自最後一哩掌握在中華電信手上,雖然已開放租用,但隨時能刁難競爭對手,讓對手「穿小鞋」。

老實說,市區裡很多光纖管道是當年電信局就有的,那時是國家資產由中華電信接收。中華電信的確擁有光纖所有權,但光纖不貴,貴的是挖路埋管道,而且不只是貴,其他業者即使有錢要埋自己的管道,地方政府准不准挖馬路就是一個大問題。

例如台北市政府路平專案,挖完以後還要檢視你是否有回復品質。如果已經有管道,中華電信可說只是以舉手之勞幫你鋪光纖。所以光纖管道將來如何公平開放,才是問題。

我並不是第一個提出分拆最後一哩的人,但我認為處理這件事要很小心,技術面、管理面和員工情感、股東都要顧及,這都是超難的課題。雖然中華電信排擠對手遭大家埋怨,但至少他們做生意時能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未來切出去必須確保能經營得比現在好,若切出去交給政府經營,一定做不好,若組成獨立公司,與中華電信藕斷絲連,其實與現在並無不同。

還有,如何讓有線電視上網(Cable)業者願意花錢做數位化的投資也值得關注。有線電視上網戶數在台灣比例並不高,其中一個原因是當初制度怕業者獨大壟斷,限制分區經營,業者規模太小就沒有足夠資本投入數位化,現在NCC開放跨區經營是個好方向。

不合理!
電信業長期坐享高利潤
網民會跳出來要求回饋


問:中華電信已經是家上市公司,政府要求寬頻降價、加速投資,勢必會讓中華電信面臨應該要討好投資人、還是網民的兩難,你怎樣看這個問題?

答:這是一個公司治理的問題。其實,換個角度想,現在不管是中華電信還是其他電信業者,利潤都還不錯,所以才會成為黃金投資標的。但是投資人要想清楚:這種利潤可以維持多久?每個行業都有個合理利潤,如果一直這麼高,難道網民不會「嗆聲」要求回饋嗎?這也是一個市場機制。

想要費率降價,另一種方式是競爭。現在最後一哩根本無法競爭,第二家業者想要管道就必須去地方政府跑公文堵得半死。目前台北市政府以BOT案找業者利用下水道鋪設光纖的做法就很有意思,雖然有什麼未知的障礙還不知道,比如說怎麼從下水道進到家裡,管道彎來彎去有什麼技術困難度,我很有興趣觀察他們的進展,希望他們能成功。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