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貧族」再努力也沒用?!
勞資分配不均、世代貧富差距創新高的年代

30到39歲的世代,現在平均收入比10年前的同齡世代少了6.5%;大學以上畢業生,平均所得比10年前同學歷的少了14%;甚至當老闆的,光靠經營事業的收入水準也退回13年前。台灣經濟持續成長,多數人卻相對更貧窮,人民為拚經濟付出許多代價,它卻無法許諾我們更富足的未來。

2010/12/1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54 期 作者:田習如

「總以為吃苦是必須的,肯努力就會成功,出社會以後卻發現不是這樣,」二十五歲的李盈萱和二十七歲的宋佳倫異口同聲這麼說,她們看到周遭同世代的親友也多面臨同樣處境,體認到並非因為自己表現糟,而是社會出現了結構性問題,於是代表綠黨參選台北市議員,要做貧窮青年的代言人。

年輕世代絕望
工作八年,薪水只有二萬四


東吳大學政、法雙修畢業的李盈萱,家中小工廠關閉後,她和兩個妹妹從念大學起就必須辦助學貸款、發傳單、當家教……,算算三姊妹到完成學業共要背負近兩百萬元學貸。「暑假妹妹幫補習班帶營隊,整整兩天辛勤工作,報酬只有五百元,」她說大學同學有的在當流浪教師、有的畢業半年多才找到未按《勞基法》保障的工作,而她自己也在補習班任低薪助教兩年後,發現新聘人員的薪資竟然跌得更低……。

從苗栗上台北找工作的宋佳倫,自月薪一萬八的麵包店收銀員開始,做過銀行行政人員、台北地檢署的派遣工作、美術助理……,並半工半讀辦學貸念私立大學夜間部。她在台北工作八年,薪水只增加到二萬四,租屋等基本開銷讓她成為無法存款的「月光族」,「這八年讓我很絕望,不是不能存活,而是無法累積,這樣下去不知道未來在哪裡,」宋佳倫因此去念研究所,希望增加學歷,後來卻發現一位放棄3C賣場四萬元月薪去念碩士的朋友,畢業後只找得到兩萬多元的工作。

同樣因家中經濟問題而背負四十多萬元學貸的林意淳,去年從清大研究所畢業時正逢全球金融危機,由於想趕快還債,也需要拿錢回家,考量台灣的工作機會很難達成目標,因此已到澳門賭場擔任月薪五萬元的服務員,計畫兩年內還清債務後,回台灣做真正想做的事。「其實雖然想清楚了才來,但還是愈來愈恐慌,因為這裡的工作型態很固定、沒有成長空間,看不出對未來能有什麼積累,而且快三十歲了,也擔心回台灣重新開始的門檻變高,」她說。

上班族、老闆收入都縮水
「錢滾錢」才能擠進富者圈


這群台灣未來所繫的年輕世代,受高等教育、沒有好高騖遠而不願工作,為什麼對自己的未來充滿惶恐、失望?因為他們不但身處破紀錄的八十六萬個學貸借款人之中,也陷入主計處最近公布「台灣貧富差距創新高:八.二倍」的魔咒,成為台灣「新貧階級」。

八.二倍是指台灣最富五分之一的家庭,收入是最窮五分之一家庭的八.二倍,這是台灣史上最高倍數。仍高速發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中國,是八.四倍,成熟經濟型的日本則是六倍。即使把政府的救濟、補助算進去,這樣的貧富落差在台灣仍然有六.三倍。政府最新的調查除了顯示貧富差距惡化,還揭露了更令人擔心的趨勢。

首先,受薪階級和老闆階級的本業收入都衰退了,尤其當老闆的人,二○○九年從經營實業中賺來的錢,已經退到一九九六年的水準;相對的,股市、不動產買賣等財產收入,去年則創下一.三兆元的史上新高。驗證了「錢滾錢」的時代,有資金、有投資技巧的人,才能進入富者愈富的「贏者圈」。

還有一組讓人既迷惑又驚恐的數據。從職業來看,所得衰退幅度最高的是專業人員、技術工人,降幅比農漁民、事務員、體力工等傳統弱勢職業還高,去年唯一收入增加的職業是主管、經理。而大學及以上畢業生的每人年平均所得,去年比前年少了二萬八,比十年前更少了十萬七,降幅達一四%,是所有學歷中最慘的。高學歷、高專業,不正是我們始終被教導要脫離貧窮、晉身上流的最佳甚至唯一管道?

政府可以怎麼做?
提高基本工資、降低育兒負擔


雖然專業收入銳減可能只是金融風暴的短期衝擊,大畢生降薪則是十多年來技職院校搶升格的後遺症,那麼再看看三十歲世代的「六年級生」,去年人均收入比十年前同齡世代少六.五%,三十歲以下衰退四%,四十至五十四歲衰退二.四%,只有五十五歲以上的比十年前多賺五%。時代在進步,為何世代收入「一代不如一代」?六年級意見領袖之一的網路族「宅神」朱學恆,在本刊專訪中直指這世代遭到社會傳統價值的「背叛」,由此也得到某種佐證。

中研院社會所助研究員林宗弘分析,傳統理論認為由農業向工業轉型的社會,轉型初期貧富差距會大增,就像目前的中國;但原本預期轉型後期會縮小距離,這在台灣、歐美卻都沒發生,於是新理論指向因高科技、金融發展,迫使貧富鴻溝二次擴大。「過去二十年台灣小雇主、創業者的比例都顯著減少 ,高科技、經理人確實是所得優勢的一群,但如今的數字是否意味第三次的結構轉變?」他提出警訊,當高科技產業也外移,科技新貴不再貴,而三、四十歲世代承受最多裁員、減薪、外派……工作最不穩,成為最不安的世代下,少子化、內需不振都是已經出現的後果。

「台灣現在是勞資分配和世代分配不均的問題同時爆發,」林宗弘的研究指出,二十年來台灣每人平均每小時的生產力已提高了兩倍,實質薪資卻是負成長,「經濟的果實沒有分配到勞動者身上,得利者卻還會因為財富繼承、延後退休而阻斷中下階級的向上流動」。

這些問題能解決嗎?剛被美國《新聞週刊》評為全球最佳國家的芬蘭,貧富差距三.六倍,在金融風暴中受傷幅度和政府赤字也相對不高,「說穿了沒什麼神奇,就是高稅收,這樣就會帶來較高程度的財富重分配,」林宗弘說,「直接提高基本工資、大幅降低育兒負擔、讓更多貧戶得到救濟……,」他認為這些都是政府立即能做的事。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