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變亂源 台灣未來將「街頭決定」 憲政改革無法迴避

體制變亂源 台灣未來將「街頭決定」由於現行制度欠缺衝突解決機制,使得這兩年來群眾抗爭運動接連不斷,而且規模愈來愈大。 如果朝野眼界繼續迴避他們提出的「配套性地進行憲改」的訴求,國家將持續在僵局動盪中進一步走向衰敗。

2014/05/0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0 期 作者:林濁水

近期的倫敦《經濟學人》雜誌報導指出,台灣的前途愈來愈可能由「街頭」決定。檢視台灣最近發生的一連串公民運動,多是因為體制內缺乏救濟管道,這樣的體制再不改變,台灣未來真的只能由街頭決定了。

 

儘管今年參加反核運動群眾人數規模比去年3月少了許多,但是由於今年有林義雄宣布無限期禁食,並聲明「如果我有不幸,請親友了解,是他們殺害了我」。因此驚心動魄的程度反而超過去年不只萬倍。如今,由於核四停工,林義雄停止禁食,風暴中止了,但是核四「停工而非停建」,「封存而非廢除」,只算拆了引信並未移除炸藥,至於被認為用來移除炸藥最好的機具──修改「鳥籠公投法」,降低公投門檻,馬政府仍堅不放行,未來仍令人擔心。

 

《公投法》是國家遇到沒有辦法決斷的嚴重爭端時,訴諸民意以解決僵局的利器。歐洲各國遇到類似參加歐盟進一步整合的爭議時,便常被使用。但是由於我國公投門檻太高,國民黨便發明了一個叫「反動員」的絕招,遇到自己居於民意少數一方時,就不領公投票 ,讓公投過不了門檻,使高門檻公投成了「鳥籠公投」。於是公投解決僵局的功能因此喪失。

 

鳥籠公投遭詬病

無助解決政策僵局

 

一般內閣制或雙首長制國家解決僵局時,除了公投,更常用的手段是解散國會。例如日本前首相小泉,他的郵政改革,黨內各派閥幾乎一致抵制,他便解散國會,訴諸民意,重選議員來解決。這種解散後重選的效果,跟公投意義其實是一樣的。但是解散機制如同公投,被我們依「國情不同」的獨特需求變造成「被動解散制」,結果成了不能用的「鳥籠解散制」。

 

和日本明治維新死心塌地脫亞入歐不同,擋不住改革壓力時便拿西方的東西來個「國情不同」的變造,是大清帝國的標準作業模式;革了大清命的國民黨,也把這中華傳統繼承了下來,五權憲法就是個經典之作;到了台灣民主化後,在修憲時這傳統也沒有放棄,於是在我國的憲政體制上具有「國情特色」的怪胎處處都是,結果不只是遇到重大爭議,無法依賴代議體制加以解決,甚至體制本身就是一個亂源。例如,全世界無論地方中央議會的委員會都只有一個召委(或主席),但我國有兩個,於是在服貿僵局中,內政委員會中藍綠召委各占一席,張慶忠與陳其邁互搶法案,甚至一個法案審查弄出「雙胞胎」,鬧得沒完沒了。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